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吳承學 何詩海:明代詩話中的文體史料與文體批評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78 次 更新時間:2016-06-29 22:11:26

進入專題: 詩話   文體史料   文體批評  

吳承學 (進入專欄)   何詩海  

   【內容提要】 明代是六朝之后又一個文體學極盛的時代,而就研究規模之大、研究范圍之廣、史料來源之豐富而言,明代文體學都遠在六朝之上。但學術界對明代文體學及文體史料學研究尚缺乏應有的重視。本文以學界較少注意的六部明代詩話為例,從一個側面揭示系統挖掘、整理明代文體學史料對于推進明代文體學和文學批評研究的重要意義。

   【關 鍵 詞】明代詩話/文體史料/文體批評

  

   在明代文學批評中,文體學占據重要地位,對詩文體制規范及其源流正變的探討成了明代文學批評的中心議題。當時許多文學流派之爭在本質上都與“辨體”相關。“辨體”之風,雖承宋元而來,而盛極于明代。可以說,“辨體”是明代文學批評的一個“關鍵詞”,“文章以體制為先”差不多成為這一時代的共識。明代許多著作都是標榜“辨體”的,著名的如《文章辨體》、《文體明辨》、《絕句辨體》、《詩源辨體》等。明代是六朝之后又一個文體學極盛的時代,而就研究規模之大、研究范圍之廣、史料來源之豐富而言,明代文體學都遠在此前任何一個朝代之上。這可以明代詩話中的文體學史料及其所蘊含的文體學思想為例證。

   詩話自宋代興起后,就成為傳統詩文評的主要體式,在中國文學批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宋詩話中,已產生明確的辨體意識,如張戒《歲寒堂詩話》云:“論詩當以文體為先,警策為后。”倪思《經鉏堂雜志》曰:“文章以體制為先,精工次之。失其體制,雖浮聲切響,抽黃對白,極其精工,不可謂之文矣。”①《后山詩話》曰:“杜之詩法,韓之文法也。詩文各有體。韓以文為詩,杜以詩為文,故不工爾。”都可以看出對文體的重視。然而,類似的文體學內容在宋詩話中并不豐富,且多呈零散、隨意而發的形態,缺少對各種具體文體系統、細致的辨析。到了明代,文體學已成為詩話的重要內容,討論的問題也更為廣泛、豐富、具體,不再是一些籠統的觀念。如李東陽《麓堂詩話》辨古詩與律詩曰:“古詩與律不同體,必各用其體乃為合格。然律猶可間出古意,古不可涉律。”辨詩、詞、文之異曰:“詩太拙則近于文,太巧則近于詞。宋之拙者,皆文也。元之巧者,皆詞也。”王世懋《藝圃擷余》論作古詩曰:“作古詩先須辨體,無論兩漢難至,苦心模仿,時隔一塵。即為建安,不可墮落六朝一語。為三謝,縱極排麗,不可雜入唐音。小詩欲作王、韋,長篇欲作老杜,便應全用其體。第不可羊質虎皮,虎頭蛇尾。詞曲家非當家本色,雖麗語博學無用,況此道乎?”王世貞《藝苑卮言》論史傳文體曰:“《六經》,史之言理者也。曰編年,曰本紀,曰志,曰表,曰書,曰世家,曰列傳,史之正文也。曰敘,曰記,曰碑,曰碣,曰銘,曰述,史之變文也。曰訓,曰誥,曰命,曰冊,曰詔,曰令,曰教,曰札,曰上書,曰封事,曰疏,曰表,曰啟,曰箋,曰彈事,曰奏記,曰檄,曰露布,曰移,曰駁,曰喻,曰尺牘,史之用也。曰論,曰辨,曰說,曰解,曰難,曰議,史之實也。曰贊,曰頌,曰箴,曰哀,曰誄,曰悲,史之華也。雖然,頌即四詩之一,贊、箴、銘、哀、誄,皆其余音也。”胡應麟《詩藪•內編》辨析律詩與絕句曰:“杜之律,李之絕,皆天授神詣。然杜以律為絕,如‘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等句,本七言律壯語,而以為絕句,則斷錦裂繒類也。李以絕為律,如‘十月吳山曉,梅花落敬亭’等句,本五言絕妙境,而以為律詩,則駢拇枝指類也。”胡震亨《唐音癸簽》詳論詩自《詩經》四言至騷體、五言、歌行雜體、唐律的發展演變過程。對這些論題進行系統細致的探討,昭示了明代辨體批評已發展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明詩話中出現了一批辨體批評專著。如周敘《詩學梯航》上、中篇總論諸詩體,下篇專論唐律。楊良弼《作詩體要》集八十種詩體,每體后附以詩例,各加評析。楊慎《千里面譚》專論七言律詩和七言排律。影響最大的是許學夷《詩源辨體》。此書乃作者歷四十年心血,十二易稿而成,其主旨在于辨析各體詩歌的源流正變。所涉詩體有五言古、五言律、五言絕、七言古、七言律、七言絕、樂府等,分別從體制形式、藝術風格等方面一一辨析其發展演變歷程,上起先秦,下迄有明,合而觀之,可謂一部詩歌形態發展史。而理論的自覺,體系的嚴密,論題的集中,都是宋代詩話所無法比擬的。這些辨體專著,是明代文體學發展繁榮的重要標志,也是明代文學批評的重要成果。

   從以上簡要分析可以看出,明代詩話中文體學史料異常豐富,文體學研究也空前繁榮。實際上,在明代,不僅這些辨體專著或著名詩話,即使在一般的,甚至很少為人注意的詩話中,也有許多非常重要的文體學內容。然而,目前學術界對明代文體學的關注遠遠不及六朝,相關的研究成果還很少,文體學史料的搜集、整理更無從談起。本文試以六部學界較少注意的詩話為例,從一個側面探討明代文體史料學與文體學思想及其學術價值,以期引起學術界對明代文體學研究的重視。

   謝天瑞輯《詩法》十卷,又名《詩法大成》。天瑞,武林人,另著有《增補鶴林玉露》二十四卷。《詩法》今有《續修四庫全書》第1695冊收錄,據北京圖書館藏明復古齋刻本影印。此書書首有成化十六年(1480)楊成的《重刻詩法序》,故其初刻應在此前。此書自序曰:“詩法為作者之標準。近世著詩法者,自唐宋而下,名目不一,編輯不同。非涉于浩繁,則病于簡略。學詩者如探海尋珠,窮年莫竟。予苦心歲月,集諸家之大成,廣為十卷,而家法、句法、章法,醇疵美惡,畢具斯編。”可見此書宗旨在談論詩法,并以集詩法大成自居。由于談詩法不可避免要涉及詩歌體制形式等問題,書中又輯錄不少前人著作,因此,《詩法》在文體學史料上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如卷一至卷五輯錄前代著作,主要有嚴羽《滄浪詩話》、范德機《木天禁語》、楊仲宏《古今詩法》以及《金針集》、《沙中金》等。卷一隱括《木天禁語》的內容,其中論五言長古篇法,有分段、過脈、回照、贊嘆四要:“先分為幾段幾節,每節句數多少要略均齊。首段是序子,序了一篇之意,皆含在中。結段要照起段”,“次要過句。過句名為血脈,引過次段。過處用兩句,一結上,一生下,為最難,非老手未易了也”,“回照謂要照題目,五步一消息,要閑語”,“贊嘆方不甚迫促。長篇怕亂雜,一意為一段”。又論五言短古篇法,要“辭簡意味長,言語不可明白說盡,含糊則有余味”。又概括詩歌八種氣象,即翰苑、輦轂、山林、出世、偈頌、神仙、儒先、江湖、閭閻、末學,并加以申說:“已上氣象,各隨人之資稟高下而發。學者以變化氣質,須仗師友所習所讀,以開導佐助,然后能脫去俗近,以游高明,謹之慎之。又詩之氣象猶字畫然,長短肥瘦,清濁雅俗,皆在人性中流出,得八法便成妙染而洗吾舊態也。此趙松雪翁與中峰和尚侍者道良之語也,謾錄于此耳。儲泳曰:‘性情褊隘者其詞躁,寬裕者其詞平,端靖者其詞雅,疏曠者其詞逸,雄偉者其詞壯,蘊藉者其詞婉。涵養性情,發于心,形于言,此詩之本原也。’”這里顯然繼承并發展了魏晉南北朝時期文體風格與作者才性氣質關系的討論。盡管《木天禁語》被斷為偽書,但此書在明代屢被征引,足見其影響②。《詩法》是較早征引此書的,其文獻考據價值不言而喻。又《詩法》卷二輯錄《詩家一指》,其中關于詩歌體貌的“二十四品”,即署名司空圖《詩品》的內容。盡管這并非“二十四品”的最早收錄,但也為其作者非司空圖論者提供了佐證③。

   《詩法》從第六卷開始,為謝天瑞自撰,其目的在于補前人“體式未備者”(《詩法大成序》),其中涉及五言律詩、七言律詩、五言古詩、七言古詩、排律、絕句、樂府、雜體詩等的體制特征、寫作方法和要求等,更能表現作者本人的詩學思想。如卷八論五言律詩:“律體之興,雖自唐始,蓋由梁陳以來,儷句之漸也。梁元帝五言八句已近律體,庾肩吾《除夕》律詩體工密。徐陵、庾信對律精切,律調尤近。唐初工之者眾。至王楊盧駱以儷句相尚,美麗相矜,終未脫陳隋之氣習。神龍以后,此體始盛。五言律詩貴沉靜、貴深遠、貴細嫩,要聲穩語重。”論七言律詩:“七言律詩又五言八句之變也。唐以前七言儷句,如沈君攸已近律體。唐初始專此體,沈佺期、宋之問精巧相尚。開元間此體始盛,然多君臣游幸倡和之什。盛唐作者雖不多,其聲調最遠,品格最高,可為萬世法程。”又曰:“七言律詩難于五言律詩。七言下字較粗實,五言下字較細嫩。凡作七言律,須字字去不得方是。句要藏字,字要藏意,如連珠不斷方妙”,“七言律詩貴聲響,貴雄渾,貴鏗鏘,貴偉健,貴高遠”,“七言與五言微有分別。七言造句差長,難飽滿,易疏弱,前后多不相應。自唐人工此者亦有數,可以為難矣”。又卷十論聯句:“聯句者,在坐之人角其才力,率然成句,聯絡成章,對偶親切,類乎夸奇斗戲。古無此法,自韓退之始。觀之《石鼎》、《斗雞》可見。或云謝宣城、陶靖節、杜工部集中俱有聯句。聯句不自退之始。”論集句:“集句者,集古人之句以成篇。宋王安石始盛,石曼卿大著。是雖未足以益后學,亦足見詩家組織之工。”這些意見,對于研究詩歌體制都有參考價值。

   宋孟清輯《詩學體要類編》三卷。孟清,萊陽(今屬山東)人,生平不詳。據《金薤琳瑯》卷六載,曾任廣平通判。《詩學體要類編》今有《續修四庫全書》第1695冊收錄,據北京圖書館藏明弘治刻本影印。書首宋孟清白撰《編輯詩學體要序》之末署“弘治甲子”,即弘治十七年(1504),應為成書之時。此序說:“詩之所難知者體,而最難知者要也。知其體而不知其要,則聲律無所諧,而所言泛泛矣。知其要而或出于體,雖律嚴語奇,亦非所謂佳作也。故兼體要而得之者為難,而學者亦嘗病焉。”此書宗旨,就在于闡發作詩體要。卷一分詩源、詩變、總說、諸名賢詩話等內容,重在從整體上論述詩歌的源流演變。其中多引前人論詩之語,有些材料不易見到。如“總說”中引用《珊瑚鉤詩話》關于騷、辭、銘、箴、歌、謠、行、引、曲、詩等的定義后,編者又有“續說”:“守法度曰詩,載始末曰引,體如行書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鏗鏘之為樂府,怨而不失所守曰操,悲如蛩螿曰吟,通乎俚俗曰謠,委曲盡情曰曲,聯眾人之語以成篇曰聯句,集眾人之語以成篇曰集句。曰香奩則脂粉裙襦之辭,曰無題則含情寓意之作。又有陰何體者,清深而濃麗也。曰言、曰辭、曰篇、曰詠、曰怨、曰嘆,各有音節。此又余姚宋公傳體要之所備也。”此段話前采自《白石道人詩說》,而聯句、陰何體、香奩體、無題體等,《珊瑚鉤詩話》沒有論及的,乃為嘉靖年間進士余姚宋岳之語。這段話此前或同時代著作未有征引,賴此書得以保存。

   《詩學體要類編》第二卷按類論述各種詩體特征,計有四言古體、五言絕體、五言近體、五言排體、六言絕體、七言古體、七言絕體、絕句拗體、絕句側體、七言律體、拗律體、七言排體、柏梁臺體、無題體、詠物體、騷體、賦體、樂府體、長短句體、詞體、宮詞體、竹枝詞體、歌體、行體、操體、曲體、吟體、嘆體、怨體、引體、鹽體、謠體、詠體、篇體、禽言體、香奩體、聯句體、回文體、一字至十字體、調體、和韻體等四十一種。其中“鹽體”、“篇體”、“詠體”是根據《昔昔鹽》、《白馬篇》、《詠荊軻》等詩作命名的。這種因篇立體的方法,現在看來是不科學的,但這本來就是中國古代文體分類命名的一種方式,如《冰川詩式》所論詩體,亦有此數體。值得注意的是,編者對每種文體,多能論述其源流演變、體制特征、寫作要求和方法等,并列舉其代表作品,有些作品后還附有前人評論。如論“五言絕句體”:“絕句五言,語短意長,一唱三嘆,近體中之最近古者也。蓋亦只是律詩結尾四句,謂之小律,含蓄無盡。”并錄杜甫《八陣圖》為代表作。此詩“遺恨失吞吳”一句,意多分歧。故后附蘇軾的闡釋以表明作者的觀點。又如論“行體”曰:“步驟馳騁,有如行書,謂之行。宜痛快詳盡,若行云流水。考之樂府,有怨歌行、長、短歌行之類。唐人效之者多矣。要必辨之而識其體也。”后引班婕妤《怨歌行》、杜甫《縛雞行》為例。這些論述,基本上繼承了劉勰文體論的方法。

此書第三卷所收有箴、銘、贊、頌、辭、誄等文體。論述的內容和方法與第二卷大致相同。盡管這些文體在六朝文筆論中都屬有韻之文,但傳統上不入詩類。編者論詩學體要,收錄這些文體,也許是著眼于其語言形式如整齊的句式,(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吳承學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詩話   文體史料   文體批評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古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00466.html
文章來源:《文藝理論研究》(滬)2008年4期第48~55頁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排列五3月份开奖结果 大乐透内部绝密资料 通比牛牛官方下载 黄渤斗牛在西瓜线观看 5分赛车助赢计划软件 3d开机号近10期 3d最新杀号永不错 单机游戏斗牛下载 自动投注软件 竞彩足球比分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