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江曉原:重拾文化自信,打破影響因子神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091 次 更新時間:2016-10-24 19:44:46

進入專題: 影響因子   文化自信  

江曉原 (進入專欄)   穆蘊秋  

  

  

   采訪者:趙肖榮 愛思想網

   江曉原,1955年生,1982年畢業于南京大學天文系天體物理專業。現任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系主任。曾任中國科學技術史學會副理事長、上海交通大學人文學院院長。

  

   穆蘊秋,2010年獲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哲學系博士學位,現為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講師。主要研究方向為天文學史,科幻作品的科學史研究。

  

   采訪者簡介

   趙肖榮,愛思想網特約學術觀察員,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博士研究生,上海科技報科學文化版編輯。

  

  

   按:影響因子被視為一種科研成果的評估手段,它能在一定程度上測度一個刊物一段時間內的相對學術影響力。最近二十年,中國科學在走向世界的過程中,將SCI當作戰場, 目前我國的SCI論文數量僅次于美國。

   一方面,論文優勢讓中國科研人員可以迅速站在世界科學的前沿;另一方面,我國創新指數在40個主要國家中排名第18位。這一反差,已成為我國社會、經濟和科研整體轉型階段的現實障礙,如果繼續一味追求SCI論文數量,中國科學發展也有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之憂!

   影響因子究竟是何物?如何恰當地看待影響因子與科研水平之間的關系?科學創新如何打破影響因子的神話?本文采訪了兩位最近持續在影響因子問題上發表了重要成果的專家: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講席教授江曉原和講師穆蘊秋博士。

  

影響因子:一場不公平游戲?

  

   問:在全球科學界,SCI和影響因子被當作權威的學術評估手段,科研者個人、研究機構甚至一個國家的整體學術水平,都錨定在能否將科研論文發在SCI期刊以及高影響因子刊物上,但是對其誕生歷史和設計規則卻罕有人追溯和探究。SCI和影響因子是怎樣誕生的?

  

   穆蘊秋:SCI即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學引用索引)的簡稱,簡單來說,我們通過湯森路透公司的這個數據庫(需訂閱),可查閱學者的SCI論文發表數量和被引用次數。與SCI密切相關的是JCR,即期刊引證報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它是基于對SCI數據庫進行整合處理后生成的結果,我們可通過它(需訂閱)查閱SCI收錄期刊的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IF)。

  

   SCI和JCR如今已成為湯森路透的兩款“靈魂產品”,它們最早的開發者是美國人尤金·加菲爾德。他1964年開始把SCI作為信息產品出售,翌年在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主辦的一次學術會議上,他提交論文做了大會報告,這很大程度可以看作一次不失時機的產品推介。1975年,JCR首次以SCI附卷的形式出版,1979年被獨立推向市場。

  

   剛剛過去的7月份,傳出消息說湯森路透將以35.5億美金的價格出售SCI及相關產品,這其實是它第三次被轉賣了。加菲爾德1960年將它的公司正式定名“科學情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習慣簡稱ISI)”。1988年,加菲爾德將公司超過50%的股權賣給JPT出版公司,1992年又被湯森路透以2.1億美金收購。

  

   問:SCI和影響因子自問世至今,可以說徹底改變了全世界的科研生態和學術機制。科學界的影響因子神話,在發展中國家尤其是中國,更為顯著和強烈。您一直呼吁中國科學界應該打破影響因子神話,為什么?

  

   江曉原: SCI和影響因子,是一個資本、科學和信息結合的傳奇,這個傳奇也遠遠出乎創立者本人的意料。事實上,在科學界,對影響因子神話的危害,近些年已經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與共識。影響因子作為一家商業公司的商業產品,它的商業基因決定了它盈利的本質和屬性。作為科學界通用的考核指標,它又是一種不公平的游戲。

  

   首先,它的計算公式存有技術性缺陷。影響因子的計算公式為——注意!國內絕大多數媒體和學者的通俗論述中都沒有正確表述這個公式:

  

   期刊X在前兩年發表的全部源刊文本在當年度的總被引數,除以期刊X在前兩年發表的引用項文章總數量,即為期刊X當年度影響因子的得數。

  

   這一公式存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為何源刊文本的“引用窗口”為兩年?常識也能判斷,引用會持續發生。一些新舊理論迭代頻繁的領域,某些成果一經發表,即引發爆發式關注,而有些領域,新思想和新觀念發表要等待若干年的發酵后才可能引人關注。不同的學科領域,用同樣的“引用窗口”年限本身就不合理,

  

   第二個問題:分母變化會帶來影響因子的變化。分子中的“源刊文本”是指期刊所登載的全部文章,而哪些文章有資格計入分母呢?在現今的規則中,計入分母的“引用項”只包括“原創研究論文”(original research paper )和“綜述評論”(review)。這一規定對期刊影響因子變化會帶來神力!

  

   比如,國際上一些“影響因子”遙遙領先的刊物,如《自然》、《科學》、《柳葉刀》、《美國醫學會雜志》、《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等,除了刊登原創論文和綜述評論,還會發表雜志社論、技術通信、通告、讀者來信、科學訊息、觀察報告、書評、影評乃至科幻小說,如果將所有文章都計入分母進行計算,這些期刊的影響因子排名全都會落到數十名之后。而加菲爾德通過對分母規則的修改,大幅減小分母,《自然》、《科學》的“影響因子”排名全部大幅上升,其中《美國醫學會雜志》驚人地提升了100位。

  

   其次,規則制定者是美國的一家商業公司,以及以美國一些高影響因子刊物為代表的利益關聯方。

  

   在這場游戲中,哪些期刊才能入圍SCI呢?《科學美國人》1995年在一篇文章中批露,墨西哥一家期刊為了能被SCI收錄,每年被要求花10萬美元訂閱其產品。在SCI儼然已成科學界“黃金俱樂部”的今天,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科學期刊一經收錄,即登龍門。試想一下,這家高級俱樂部的會員準入資格是什么呢?沒有直接或變相的高昂入會費能行嗎?

  

   此外,分母規則為靈活操作留下了巨大空間。在前面所講的規則之下,中國的學術期刊,目前幾乎都是百分之百地刊登原創研究論文,影響因子的游戲能玩得過人家嗎?

  

盲目崇拜:“影響因子”與“學術公器”

  

   問:近些年,科學界出現了越來越多質疑影響因子的聲音,并認為純粹用影響因子測度科研水平是荒謬的。這種荒謬性何在呢?

  

   穆蘊秋:我們可以先來看一個實例,Nature雜志2005年做過的一項統計表明:2004年Nature雜志89%的引用數是由25%的文章貢獻而得。熱門領域如免疫學、癌癥學、分子生物學、細胞生物學方向的論文,引用在50~200次之間,而冷門專業如物理學、古生物學和氣候學,論文引用通常少于50次。這個例子可從兩方面解讀:首先,即便像Nature這樣影響因子很高的綜合期刊,也只有少數文章能獲得高引,大部分文章獲得的引用其實很少或沒有;其次,論文引用還和學科類別直接相關,典型的如數學,數學家寫論文一般不太需要引用別人的成果,所以公認最牛的《數學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多年來影響因子也才維持在3.0左右。

  

   加菲爾德早年就指出過,論文的影響和論文水平的高低完全是兩碼事,他還舉了蘇聯李森科的例子,說如果按引用來衡量個人學術成就,會得到李森科是蘇聯最偉大科學家的荒謬結論。可惜他后來把SCI和影響因子在商業上打造得太成功了,自己也忘了這句話。

  

   學術管理部門喜歡使用影響因子“一刀切”來評估學者成果的優劣,論文發在高影響因子的期刊上,求職、職稱晉升、申請課題基金,就比別人有更多機會。在這點上歐美學者和中國學者受到的傷害是一樣的。但對中國學界而言,還會產生更嚴重的后果,它會導致學術成果嚴重外流,我們最優秀的成果幾乎都投到英美的高影響因子雜志上。以2014年為例,中國被收錄的SCI期刊只有173份,但我國SCI論文數量達25萬篇,僅次于美國,這意味著絕大部分稿件都發到國外的SCI期刊上。學者寫出論文卻不愿投自己國家的期刊,國內科學期刊擴大影響提升競爭力從何說起,手段和目標完全背道而馳,這是很荒謬的一件事情。

  

問:盡管大家都意識到濫用影響因子是有害的,(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江曉原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影響因子   文化自信  

本文責編:liw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學人訪談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01831.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weia.icu)。

2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