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江曉原 穆蘊秋:學術雜志的評價標準到底是什么?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38 次 更新時間:2017-06-27 10:23:34

進入專題: 學術雜志   影響因子  

江曉原 (進入專欄)   穆蘊秋  

   (本文首發于2017年6月22日《南方周末》,原標題為《反抗“影響因子”的時刻來臨了嗎?》)

   如今世人但凡說到《自然》《科學》《柳葉刀》等雜志,必譽之為“國際頂級科學期刊”。理由只有一條——就是它們的“影響因子”高。雖然《自然》雜志多年來在“影響因子”游戲中大獲其利,如今卻多次刊登文章,號召“反叛影響因子暴政”,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機?

   2017年2月25日,筆者在上海“文匯講堂”作了題為《我們不能再跪拜影響因子了!》的學術報告,不料次日就傳來“影響因子之父”加菲爾德(Eugene Garfield,1925~2017)去世的消息。有朋友戲言老先生是被筆者的文章氣死的,這當然是玩笑話,有失恭敬。事實上,隨著對有關歷史事件及背景的研究逐漸深入,以及近來國際期刊江湖的風云變幻,筆者對加菲爾德的“批判性欣賞”正與日俱增。

  

影響因子之一統江湖

  

   本來,辦學術雜志的目的,是幫助學者之間進行學術交流;辦普及雜志的目的,是將科學家研究的新成果以相對通俗的形式介紹給更多讀者。這就是辦雜志最原初的動機,也可以謂之“初心”吧。至于一本雜志的優劣好壞,當然是看雜志上刊登的文章本身水準高不高,讀者口碑好不好,這樣的標準,數百年來也已成天經地義。

   但是這一切,從1975年開始,逐漸被顛覆了。近十年來,西方科學雜志的江湖更是進入了全新時代,辦雜志的“初心”,早已被許多雜志徹底拋棄。

   為什么是1975年?因為這一年加菲爾德的私人商業公司“科學情報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ISI)開始逐年出版“期刊引證報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即JCR報告)。

   出版這種報告,是為了發起一項名為“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的游戲。

   此前加菲爾德向世人兜售他的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數據已經10年了。SCI收錄一定范圍的期刊(數量逐年增長,現今已達8856種),通過在期刊論文和論文參考文獻之間建立“引用索引”,可檢索學者的SCI論文發表數量和被引用次數。在理工領域,對學者學術水平的評判,現今主要取決于這類數據。

   1964年,“科學情報研究所”(ISI)首次出版SCI報告,此后逐年出版,延續至今。ISI在1973、1978年相繼推出的“社會科學引用索引報告”(SSCI)和“藝術及人文科學引用索引報告”(A&HCI),完全套用了SCI的產品思路和模式。JCR報告則是SCI的衍生產品,它是基于對SCI(后來包括SSCI、A&HCI)“引用索引”數據進行整合處理后得到的結果,每年全球SCI期刊的“影響因子”排名就在該報告中。這個排名遂成為科學界評判期刊優劣的權威指標。

   影響因子游戲,徹底改變了世人對學術雜志的評價標準——現在,一份雜志的優劣,不再取決于它刊登的文章本身的水準,而是取決于它刊登的文章被別人引用的次數。

   四十多年影響因子游戲玩下來,許多雜志已經主動或被迫忘記了“初心”——人們不再是為了交流學術或傳播知識而辦雜志了,現在他們只是為了“影響因子”而辦雜志,只是為了每年JCR報告中的那個排名而辦雜志了。

   四十多年后,影響因子游戲早已風靡全球,加菲爾德本人則在世人的頂禮膜拜和一片贊譽聲中,在他的SCI數據和JCR報告以及其他信息產品所帶來的驚人財富中,悠然駕鶴西去了。在他身后留下的,卻是被影響因子游戲極度惡化了的全球學術生態。

   江湖游戲之黑水深潭

   筆者近年每談及影響因子,必稱之為“游戲”,這不是故意要對它出語輕薄。要知道,發起任何“排名”游戲,都是極富江湖色彩的行為(舊社會黃色小報發起“花榜”就是典型例證),而影響因子游戲,當時就是一個無名之輩發起的對全球科學期刊的排名游戲,這是何等的視野和氣度?當真是“兒撫一世豪杰”!

   還在加菲爾德正式發起影響因子游戲的前夜,他的多年老友、著名科學社會學家默頓在1973年出版的經典論著《科學社會學》中,就犀利而又極富先見之明地表達了對這個已經預熱數年的游戲的擔憂:

   自從科學引證索引(SCI)發明以來,引證研究已獲得了如此迅速的發展,以至于有失控的危險。在對其經常的無批判的應用中,人們忽視了許多方法論問題。此外,SCI的存在和日益增加的大量引證分析(甚至用于幫助決定科學家的任命和擢升這類事情),有可能導致……它們作為研究質量的衡量標準將受到損害或完全失去效力。

   默頓擔憂的情形如今早已全部變成現實,SCI和影響因子已經本末倒置,從輔助評判手段變成了學者極力追求的目標。

   至于這個游戲本身在規則方面的一些問題,學界從它發起之初就一直質疑不斷。這里我們只需注意兩個最主要的操弄影響因子的手法,以見此江湖游戲黑水深潭之一斑即可。這兩個手法,筆者在《上海交通大學學報》2016年第2期、2017年第4期的論文中,分別做了剖析,可以簡單歸納如下:

   第一個手法,是利用影響因子計算公式——這個公式幾經修改別有玄機——中所暗藏的方便之門。這個公式的最終形式是:

   國內許多人士,甚至包括專業人士,普遍忽略了這個公式中,分子中的“源刊文本”是指期刊上的所有文章,而分母中的“引用項”僅指學術文本。所以只要將期刊“兩棲化”,即刊登大量大眾文本吸引更多讀者,同時大幅減少學術文本,這樣影響因子計算公式中的分母就會很小,影響因子值就會很大。

   第二個手法比較簡單,就是辦綜述期刊,或在期刊上盡量多刊登綜述文章。因為人們很早就發現,綜述(review)文章天然具有高引用優勢。

   放眼當今全球影響因子游戲的頂級玩家,排名前20的期刊,一半主打第一個手法,著名的《自然》《科學》《柳葉刀》都是如此;另一半則主打第二個手法,例如在2017年6月新鮮出爐的最新一輪影響因子排名中,前20家期刊中就有9家是綜述期刊。這兩種手法堪稱平分秋色。

   影響因子的江湖游戲,在白手起家的英雄“幫主”加菲爾德主持下,很快進入有序而穩定的階段。大家努力爭取讓自己的雜志進入SCI,爭取讓自己的影響因子排名往上升,而影響因子的頂級玩家們則長期盤踞在前20名的虎皮交椅上。

   全球8856種SCI期刊的影響因子排名當然是金字塔型的,對大批期刊來說,能將影響因子搞到2或3,就要彈冠相慶了;上一輪排名中,有一家中國的英文期刊影響因子達到了14.8,那在國內就牛得不行了。而盤踞在虎皮交椅上的頂級玩家,影響因子值都在30以上,比如最新一輪的排名中,《自然》是40.1、《科學》是37.2、《柳葉刀》是47.8,而那份長踞榜首的“頂級神刊”《臨床醫師癌癥雜志》,這次更創造了影響因子游戲史無前例的新高度——187!


群雄并起之三大叛軍

  

   這樣一個格局長期穩定,又能“有序競爭”的江湖,本來似乎也還不算太黑暗。幫主加菲爾德則成了“把情報王國建立在腳注上的大富翁”,非但坐享滾滾財源,還有“科學計量學家”的學術名聲,以及科學界圈子中人的頂禮膜拜。

   然而,近幾年江湖上風云突變,竟已隱隱有群雄并起之勢,企圖挑戰影響因子一統江湖的反叛者層出不窮,各方勢力已經提出了十來種宣稱可以并且應該用以取代影響因子的指標,其中有三路叛軍聲勢尤為浩大。

   第一路是Altmetric,最初是幾個網絡草莽搞起來的,現在由國際科學出版巨頭麥克米倫(Macmillan)資助,數年之間已經迅速坐大,居然連《自然》雜志及其旗下子刊都已“提供自2012年以來的基于論文的指標和Altmetric數據”。他們主張,影響因子只考慮SCI期刊的引用,忽視了文章的“社會影響”,所以Altmetric將統計引用的范圍大大擴展,包括了新聞、博客、論壇、推特、谷歌、Facebook,甚至包括新浪微博。

   第二路是CiteScore,這是另一國際科學出版巨頭愛思唯爾(Elsevier)推出的明目張膽向影響因子挑戰的指標。2017年6月2日正式開始發布“年度期刊引用分數榜”——完全相當于加菲爾德的JCR報告。所不同的是如下幾點:一、JCR報告目前只涵蓋8856種期刊,而CiteScore涵蓋了22618種。二、影響因子計算的引用時間區間是兩年,CiteScore改為三年。三、CiteScore將影響因子計算公式中的分母改為期刊所有文章的篇數。

   第三點改動影響巨大,在6月2日發布的第一份CiteScore榜中,操弄筆者在本文上一小節中所說第一種手法的頂級玩家紛紛鎩羽:《自然》降到了第67名,《科學》降為第54名;愛思唯爾自己旗下的《柳葉刀》是操弄第一種手法的老手,在影響因子排名中常年高踞前五,在這份CiteScore榜中竟然下降為第315名。

   然而,雖然現在CiteScore被一些媒體吹噓成“影響因子的重量級對手”,其實它對計算公式分母所作的改動,根本不是什么創新,而只是加菲爾德四十多年前的唾余——他早期的影響因子計算公式分母就是如此。

   第三路是Nature Index(NI),仿佛富家公子翩然臨世,是《自然》自己傾情推介的新指標。NI選定了全球68份權威期刊,統計全球大學和科研機構在該68份期刊上發表論文的篇數,一篇文章計為1分,有合作者則人均分享,計入各自所屬單位。

   《自然》認為該指標簡捷易行,客觀公正。但明眼人很快會追問:這68份期刊名單是怎么產生的?對不起,《自然》只告訴大家,這是他們從全球2800位科學家的問卷中選出來的,甄選標準則無可奉告,不過這68份期刊中《自然》及其子刊就占了11份。

   全球2800位科學家又是怎么來的呢?《自然》告訴大家,是他們發放10萬份問卷后收到的2800份有效答卷。從這個數據中筆者讀到的是:全球97.2%科學家都沒有搭理《自然》企圖自立標準的游戲請求,那NI還有多少代表性呢?

   順便說一句,目前這些叛軍產品都是免費的,而加菲爾德的SCI和JCR報告可都是要錢的!什么叫“一統江湖”?唯有他能夠坐地收錢,這就是一統江湖。

  

為何現在才群起反叛?

  

   四十多年來,對影響因子一統江湖心懷不滿或嫉妒眼紅的人久已有之,但除了學術探討之外,幾乎沒有人在行動上挑戰加菲爾德的事業。為什么直到近來老幫主垂暮之年,才有人躍躍欲試直至揭竿而起?加菲爾德今年2月26日剛剛仙逝,尸骨未寒,愛思唯爾就在6月2日推出“影響因子的重量級對手”CiteScore榜單,這種時間上的巧合也耐人尋味。

加菲爾德當年白手起家,一生勤奮高產,對他傾力打造的各類商業信息產品,(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江曉原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學術雜志   影響因子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綜合 > 學界動態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04869.html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