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鄢一龍:新時代與民生國家建設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54 次 更新時間:2018-03-03 23:37:32

進入專題: 福利國家   民生國家   習近平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鄢一龍 (進入專欄)  

  

   摘要: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改善民生。當前中國面臨著生存型民生問題、發展型民生問題,發達型民生問題相互疊加,相互交織的挑戰。這就需要進一步繼續推進民生國家建設,民生國家在歷史淵源、基本理念、與發展的關系、資金與資源的來源、責任主體、去商品化程度,都不同于福利國家。通過推進全周期、全方位的民生國家建設,能夠有效的解決我國所面臨的民生問題挑戰,將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向新的境界。

  

   關鍵詞:福利國家 民生國家 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保障和改善民生就是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方面。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之一就是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求“必須多謀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憂,在發展中補齊民生短板、促進社會公平正義。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斷取得新進展,深入開展脫貧攻堅,保證全體人民在共建共享發展中有更多獲得感,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

  

   進入新時代,我國的基本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發展的不平衡性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民生福祉與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如何應對這一不平衡性,需要我們進一步在發展中保障與改善民生,這進一步表明中國走的既不是自由市場經濟的道路,也不是福利國家的道路,而是民生國家道路。

  

   一、民生福祉與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性

  

   隨著發展水平的提高,民生需求日益轉向高質量的需求,而民生的供給的不平衡、不充分成為突出矛盾。不平衡發展里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民生福祉和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我們的發展出現了一個悖論,經濟發展水平日益提高,但是人民的生活壓力沒有減輕反而在許多方面加重了。

  

   這是由于不同的發展階段會出現不同的民生問題,目前中國的生存型民生問題并未完全消除,發展型民生問題突出,而發達型民生問題開始凸顯,處于三種類型民生問題疊加的階段。

  

   生存型民生問題是指由于發展水平低下,造成人民基本生計困難的問題。經過60多年的發展,關系人民基本生計的民生問題總體得到了解決。但是由于發展不平衡,這一問題依然長期存在。按照現行貧困線計算,我國還有近4%的農村人口為貧困人口,即使到2020年基本消除貧困人口,我國仍有較大規模的低保人群、低收入群體。

  

   發展型民生問題,是指發展過程中產生的民生問題,已經成為民生領域的主要矛盾。一方面是伴隨著發展出現的民生問題,目前比較突出的是環境民生問題、健康安全、社會公平問題。另一方面隨著發展水平提高,人民希望獲得更高質量民生品供給得不到滿足,主要體現為人民希望得到更好的教育、醫療與養老的服務,得不到有效滿足。

  

   發達型民生問題,是指發展起來后出現的民生問題,這在今日中國已經凸顯。

  

   發達型的民生問題是全世界發達國家的普遍問題, 2016年美國人均GDP在57467美元,也沒有能解決這個問題,作為社會中堅的中產階級也要緊巴巴過日子,淪為所謂的“中慘階級”,民生問題沒有解決好成為社會動蕩的一個重要原因。

  

   發展不能包治百病,鄧小平同志當年就說“現在看,發展起來以后的問題不比不發展時少”。[1]進入高收入階段后民生問題依然壓力巨大。按照世界銀行的定義的高收入經濟體的標準,[2]我國的北京、天津、上海、江蘇、浙江已經是高收入的經濟體,中國的發達型民生問題已經開始凸顯。

  

   首先是民生支出成本上升,收入增加了,但是并沒有覺得生活的實際福祉水平有多大的提高,大量的所謂社會精英、金領階層,同樣感受到巨大的生存壓力,大部分的收入也是花到房子、孩子教育、購買保險、準備養老金等基本民生需求上。其次是貧富差距巨大,相對貧困問題突出。第三是進入老齡化、少子化帶來的民生問題凸顯。

  

   發達型民生問題不是市場化本身能解決的,相反,很大程度上恰恰是過度市場化造成的。在商品化、金融化的條件下一線城市的住房價格暴漲,遠遠超過勞動者的購買力,就是一個突出例子。

  

   二、民生國家Vs.福利國家

  

   如何解決民生福祉與經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黨的十九大報告為我們指明了方向,就是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而這條道路可以稱之為民生國家道路。

  

   民生國家(Minsheng State)是中國探索出的既不同于自由主義國家,也不同福利國家的獨特道路。

  

   民生國家不同于福利國家,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是基本理念根本不同。不同于福利國家保障國民的社會權利、促進不同階層的社會團結的基本理念不同,民生國家基本理念是將保障與改善民生作為社會主義的重要內涵,社會主義共同體需要共同體成員來共同建設,共同分享。民生國家是以促進人民發展能力為中心的,由個體、共同體與國家共同承擔的改善人民福祉的制度。民生問題需要通過個體、集體與國家的力量來共同解決,與福利國家強調個體權利、國家責任不同,民生國家是共同權利與共同責任。社會主義共同體發展的目標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將民生問題基本保障之后,就使得人可以從終生勞碌為解決生存問題的境況中解放出來,追求更有意義的生活,真正去實現人的全面發展。

  

   第二是與發展的關系不同。福利國家主要功能在于再分配,民生國家的功能在于生產、一次分配與再分配都發揮作用,民生國家是提高人民發展能力為中心的制度安排,它注重通過投資健康、教育對于人民進行人力資源開發,從而提高人民參與市場競爭能力,在就業政策上,不是強調失業救濟,而強調就業創造與再就業政策,“六五”以來的每個五年規劃都制定了新增就業的目標,“十二五”期間我國新增城鎮就業6431萬人,十三五規劃要求五年間新增城鎮就業大于5000萬人。在貧困人口政策上,也是強調貧困地區與貧困人口的造血功能,通過教育扶貧、就業扶貧、產業扶貧等提高貧困人口的自我發展能力。

  

   民生國家具有雙重功能:一是社會保護功能,保障市場經濟中弱勢群體的生活基本需求;二是經濟效率促進功能,即通過人力資源的普及性開發,普遍提高人民參與市場競爭的能力,從而促進經濟發展和社會公平。

  

   對于人民的生活而言,國家扮演著不同角色,自由主義國家像一個公共服務商店,經典社會主義國家像一個父親,福利國家像一個保姆,而民生國家則像一個輔導員,輔導員會重點幫助落后的學生,但那主要是為了讓他們趕上隊伍。

  

   第三,資金來源不同。社會主義的公有資產使得民生國家比福利國家更多的資金籌集途徑。與福利國家只能依靠稅收、社會籌集渠道來為民生問題融資不同,中國有大量的公有資產,能夠為民生領域的投入提供新的來源。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到2020年國有資本收益上繳比例提高到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2017年11月國務院印發《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明確要求從2017年開始,選擇部分中央企業和部分省份試點,統一劃轉企業國有股權的10%充實社保基金。

  

   同時,城鎮土地國家所有與農村土地的集體所有,使得中國完全有條件可以按照非市場化的方式,以只支付建造成本的方式,來提供民生的保障房,當然,在過度市場化浪潮中,中國沒能很好地發揮這一社會主義優勢。

  

   第四,責任主體不同。從提供機制來看,民生國家建設是個體、家庭、共同體、國家不同主體共同參與、共同提供。

  

   社會民主主義福利國家的制度是去家庭化的,以個體為基本單元進行考慮。中國自古有重視家庭的傳統,在今天家庭仍然是解決民生問題的基本單元,這是其他任何機制所無法替代的,中國解決教育、養老等問題都是充分發揮家庭成員之間的作用。中國的民生政策是強家庭化的,是要增強家庭在民生上的功能,比如精準扶貧、低保戶等都是以家庭為對象識別和幫扶的,再就業政策也是如此,在下崗再就業階段就提出需要避免“零就業家庭”的政策。

  

   福利國家陷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國家對于公民承擔了過多責任,所以不堪重負。毛澤東時代實際上在國家、個體之間有個重要的共同體就是集體,在農村是公社、生產隊,在城市是單位。隨著集體經濟與單位體制解體之后,原子化的個體被拋入到市場的洪流中,在過度市場化的環境中,隨著住房、教育、醫療等民生必需品的價格上升,作為勞動者的個體,無論如何努力,已經無法靠個人力量來解決這些問題。應該積極探索新型的組織化的共同體解決機制,鼓勵就業單位、社區與社會組織等積極承擔民生品的提供。

  

   就業單位承擔重要的民生責任,一方面就業單位是社會保障金繳納的重要主體,另一方面鼓勵有條件的就業單位成為員工福利的重要提供者,提供員工食堂,有條件的單位應該鼓勵辦幼兒園、辦學校,集資建房。例如,作為一家民營企業,京東就辦了總部幼兒園。

  

   “企業辦社會”,“單位辦社會”不可以一概視為低效率,與市場機制相比,共同體提供民生產品有其優勢所在,可以減少中間環節,更為重要的是長期契約積累的信任資本,這使得它能夠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高質量的民生產品。

  

   第五,去商品化程度不同。民生國家要求更高程度的去商品化。社會民主福利國家的去商品化程度較高,主要是指享受福利的資格上高度去商品化。

  

   民生國家的去商品化主要是指供給機制的去商品化。需要堅持民生領域改革的公益性方向。民生品是極低價格彈性的必需品,民生領域不能作為一個產業來做,而是要堅持民生領域改革的公益性方向,事實上,在這些領域需要推進的改革是去市場化,回歸公益性的改革。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鄢一龍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福利國家   民生國家   習近平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學理論與方法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0865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weia.icu)。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北京pk拾手机app 捕鱼游戏内购破解版下载 香港网址22249手机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13张牌的游戏规则 足球彩票14场胜负结果 大中华彩票app手机版 足彩19083期14场推荐 皇家彩世界PK10开奖网 幸运飞艇公众号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