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高鴻鈞:足球與司法:兩種游戲一個理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55 次 更新時間:2018-05-17 21:10:29

進入專題: 足球黑幕   司法裁判   貪腐  

高鴻鈞 (進入專欄)  

   編者按:本文寫于2012年1月14日,收錄于高鴻鈞《法緣記憶》一書的第53篇。

  

   年底歲末,舉國轟動的中國足球黑幕,終于進入審判階段。關于假球、黑哨和貪官的傳聞,已審成鐵證,正如許多貪腐之案,懷疑變成了事實。國足卷入腐敗丑聞的人數之多,時間之久,范圍之廣,以及手法之拙劣,著實令人瞠目結舌。實際上,對這些"足鼠"如何制裁,已不重要,留下更多的是反思:國足貪腐的黑幕和潛規則,為何與如何得以形成和存續?兩隊競賽類似兩造相爭,而足球裁判與司法裁判,也頗多類似之處,故而人們自然就將兩者,加以聯想并進行比較。

   足球要有高水平,就需職業化。既然法寶找到了,國足就要騰飛,舉國上下,一片歡騰。當然,國足也從娃娃抓起,喝著健力寶的"六小齡童"們十分哇哈哈。南美壯行時受到的專注和歡送,遠勝于秦朝東渡采藥的童男童女。他們帶著國人的重托,潛伏到號稱足球之國的巴西,取經偷藝。數年之后,一群打六小齡童在圣地開光之后,滿腳光環榮歸故國。1994年,甲A聯賽職業化;10年后,甲A升級為中超聯賽。于是,職業化的中超聯賽聲勢浩大。又是升降級,又是引進外員,又是制定裁判規則和獎懲制度,如同當時剛剛啟動的市場經濟,紅紅火火。這么多人口中,殘疾人都比英國人多,腿腳利索且酷愛足球者,自然不乏其人。不久,雄赳赳氣昂昂十六方陣就形成了。國人雖然沒有歐洲或拉美隊員那樣人高馬大,卻也無妨。人家日本和韓國的隊員也都體形弱小,甚至朝鮮看似營養不良的足兵,竟也能與歐洲和拉美強敵,一拼高下。國足的比賽也開始有模有樣,而觀眾也漸入佳境,看得如醉如癡,球迷則近乎神魂顛倒。然而,人們逐漸覺得比賽有些不對勁,但不知問題在哪里。直到足球黑幕大白天下,觀眾才知道被"三黑"給黑了:球員的黑腳、裁判黑哨和官員的黑心。

   與足球類似,中國"文革"后告別了人治,走向法治,而法治需要司法公正。于是,也是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中國司法步入職業化之路,程序機制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的法袍穿上了,法槌也敲響了,甚至競技性對抗制也引入了。人們為之歡呼雀躍:中國司法公正有望,無需寄望包公、海瑞和況鐘那些青天大老爺了。然而沒多久,人們就覺得,向法院討說法,如同進醫院求健康,似乎比蜀道還難。公眾雖然感到有些不對勁,但有不知問題出在哪里。稍后,從基層法院到最高法院,腐敗法官的黑幕相繼曝光。于是人們才發現,自己被"三黑"給黑了:當事人的黑錢、法官的黑判以及操控法官的黑手。

   國足內部流行的一句名言是:"花錢買公平"。這暴露了背后的潛規則:不使錢或出錢少,踢得再好,也沒戲。這讓人們聯想到醫院的紅包:"花錢買安全"。與此相應,糾紛當事人則有"花錢買公正"的無奈說法。"大蓋帽,兩邊翹,吃完原告吃被告",這種民謠絕非望風捉影。當然,光吃遠遠不夠,那么多百姓都在減肥,法官早就不稀罕吃香喝辣了。據說,某些受理大案的法官,深諳持久戰的秘訣,只要法官反復琢磨,深度思考,當事人就得善解人意,而律師則成為中間人,他們是否或如數把"重托"轉給法官大人,就只有天知道了。當然,全靠當事人自覺還不成,必要時還得嚇唬他們,就如醫生嚇唬病人,牧師嚇唬信徒,領導嚇唬群眾,老師嚇唬學生,方丈嚇唬尼姑,老板嚇唬小秘。然而,小秘一旦被嚇住,接下來就反敗為勝,轉而嚇唬老板了。當事人遇到麻煩事,心里本來就沒底,再經嚇唬,自然就更害怕,只得豁出血本,甚至砸鍋賣鐵,設法打通關節。于是,暗中博弈就變得云散霧罩,波詭云譎,撲朔迷離。據說"倒下留人"已明碼標價,并發展成一個產業鏈,有一批法學家專做"撈人"課題。最終,贏家雖然表面高興,卻常暗中叫苦,背后罵娘。輸者雖然憤憤不平,但也暗中慶幸:多虧出資運作,才不致輸得更慘。當然,有人咽不下一口氣,就傾家蕩產,不無悲壯地反復上訪、京控。

   京控者,進京告御狀也。盡管古代的登聞鼓不復懸掛,上訪者無處擊鼓鳴冤;攔轎喊冤也不可行,因為轎子換成了轎車,肉身哪里攔得住?京城信訪接待機構確實不少,但怎能抵得住潮水般涌入的信訪大軍。告御狀的傳統由來已久,農民工向總理討薪,就是這種傳統的延續。百姓心中,皇帝貴為天子,天聽自我民聽,不同于那些下三爛貪官和狗雜碎污吏,定會明鏡高懸,青天白日,為小民做主。于是不見皇帝不死心,也就成為國人正義訴求的最高境界,而皇帝也樂于偶爾為小民主持公道,以彰顯皇恩浩蕩、圣意仁慈。當然,地方官員擔心訪民把自己告翻,就對他們嚴防死守,不讓"鬼子進京"。訪民則展開反堵反截的游擊戰,甚至成群結隊,不讓捉訪"鬼子進村"。

   國足黑幕揭開后,人們發現,一些輸贏早有定局的表演,乃是足協高官一手導演。官方擔心完全職業化,不講政治,會成為金錢的俘虜,故把足賽置于行政領導的監督下。這些落馬的足協高官,在走馬上任時,都信誓旦旦。他們說是要秉公領導,加強監督,廉潔自律,根除腐敗,為中國足球事業赴湯蹈火,鞠躬盡瘁。這些擲地有聲的誓言余音未散,發誓者就揮動權力魔杖,指點足球江山,激揚媒體文字,暗控輸贏,坐收銀錢。當然,領導的意圖很快就被下屬心領神會,進貢的花樣也就不斷創新,而行政領導的無形之手,越來越翻動扶搖羊角,攪得國足不但裹足不前,反而加速墮落。足民的希望和熱情也漸成泡影,旋即轉為失望和憤怒。而這些足協落馬高官也都"糞土當年萬戶侯"了。由此引發的還是那個古老問題:監督監督,誰來監督監督者?同樣,高層擔心司法獨立,會不講政治,可能陷入貪腐。于是各種司法指導出焉,各種司法監督生焉。然而,司法腐敗卻如同環境污染,愈演愈烈。許多指導者和監督者,也成為貪腐的分羹者。有人說,足協沒有行政領導染指,也會貪腐;司法完全獨立,沒有婆婆,可能腐敗更甚。此論不錯,但問題是,如果足協完全獨立,"三黑"則不會使政治為之擔過;如果司法獨立,司法之外的政治婆婆則不會為之蒙羞。國足要想挽回局面,贏得觀眾和球迷信任,途徑也許是通過職業倫理,進行自律;司法要能取得當事人和公眾的信任,解決之道也許在于強化職業倫理,嚴格自律。當一匹馬狂奔亂跳,影響一群馬的生存,行業內清除害群之馬的機制就會形成。黑社會為了生存還市場清理門戶呢。

   中外的經驗和教訓表明,足球和司法等領域,確保公平和公正的制度和機制最為重要。無論憑靠政治監管和行政指導,還是依賴政治教化和精神訓導,足球公平和司法公正均正難以確保。真正的解決之道還是職業化,與政治脫鉤,讓足協和從業者承受壓力:要么踢出精神和水平,要么解散失業。司法也是這樣,真正實現公正之路在于司法獨立,讓法律職業自我凈化:要么取信于民,要么失信于民,喪失法律市場,丟掉飯碗。這樣一來,說不定經歷一些曲折之后,公平足球和公正司法也許真的會逐漸上路。

   把一切問題政治化,這種傳統在中國由來已久。表面上,政治權力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但由此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維穩的成本也就越高。英美等國就比較精明,不但把體育與政治分開,而且把法律也與政治分開,即所謂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結果,社會不同行業各司其職,各盡其能,政治壓力減弱,社會治理的復雜性也相應簡化。而這些國家的現代化頗為成功,并相繼成為世界霸主。女王男皇則躲在幕后,甘享清福。另外,這些國家并不過分看重體育,例如英足,玩得好就玩;美足玩得不好,就不玩或隨便玩玩。老美選玩自己擅長的籃球和橄欖球,也沒有覺得缺憾。中國足球實在玩不好,那說明這玩意不符合我們的國情。我們可以玩武術或麻將,或者擅長乒乓之類的小球,也不必強玩足球,丟人現眼。乒乓本起源于英國,但英人不善玩這小球,中國人卻玩得出神入化,英人也沒有感到丟臉。體育這玩意,也要揚長,而不能逞強。然而,公正司法這種游戲,則不同于足球之類游戲,國人即便玩不好,也不能不玩。因為不玩這種游戲,民怨淤積,匯成怒濤,堤壩再高,總有決堤恐之日。那時,場面就不可收拾。中國歷史上的一治一亂,如同壘堤與決堤的周期循環。其中司法難辭其咎,而與足球似乎無關。

  

   【注】高鴻鈞,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進入 高鴻鈞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足球黑幕   司法裁判   貪腐  

本文責編:hongjil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10001.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weia.icu)。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