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南宋布衣汪革軼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419 次 更新時間:2019-03-15 08:46:03

陳良  

  

南宋布衣汪革軼事


  

        南宋乾道元年(1165)端午節,當今皇帝趙昚與太上皇趙構乘坐龍船游覽西湖,湖中畫舫悠然游蕩,岸邊民眾駐足觀望。去年冬天大宋與金國正式簽訂和約(史稱“隆興和議”),“南北講好,與民休息”,天下太平。此番“二圣”出游,意在與民同樂,故未完全戒嚴,市民和游客蜂擁而來,只為一睹“二圣”天顏。不少市井小民趁機趕場做買賣,掙一個錢是一個錢。太上皇趙構興致勃勃,無論在湖上還是路上,只要遇到臣民歡呼,他會笑容可掬地揮手致意,看上去和藹可親。如此升平景象,趙構倒是喜聞樂見,作為南宋開國皇帝,在艱難中支撐了三十多年,總算可以安度晚年。趙昚雖然面帶微笑,但有些心不在焉,他感覺身上擔子非常沉重,眼前的勝景不過是假象,半壁江山還胡虜手里,戰爭隨時可能打響。

        就在“二圣”巡游西湖的同時,嚴州遂安農村一富戶人家舉辦節日家宴,女眷和孩子們吃好喝好便紛紛退席,兄長汪孚與弟弟汪革還在推杯碰盞,侃侃而談。隨著吸入酒量增大,兄弟倆暢所欲言,無話不談。當汪孚提到下年再打算納第四個小妾時,汪革卻表示反對并勸兄長有錢多做善事,汪孚頓時板著臉,不僅豪言男人有錢就得妻妾成群,而且譏諷弟弟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汪革頗受刺激,放下杯子起身離去,走出門口又回頭對哥哥說,你別擺闊,我這就出去闖蕩,不致千金,誓不還鄉!兄弟齟齬,不歡而散。

  

空手創業


        乾道元年五月初六,汪革負氣離家出走。除了攜帶一把雨傘,他身上沒有任何財物,家里其實也有一些銀兩,只是他不愿動用,留與妻兒作給養。他獨自行走在路上,對未來充滿希望,聽說淮慶一路礦產豐富,要是好生經營,就能換來黃金白銀。

   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出走三日之后,汪革就吃完自備的干糧,在身無分文情況下,填飽肚子是大問題。向人家要飯,他落不下臉面。讓肚子挨餓,確有一定極限。一天沒吃東西,他就感覺饑腸轆轆,無精打采,如喪家之犬。最后,他還是餓中生智,找到了免于饑餓的辦法。他從小學過拳術弄過槍棒,正好派上用場。來到人多熱鬧地方,他大聲吆喝幾句,打出幾套拳路,拿雨傘當槍棒使幾招,做出江湖藝人的模樣,聽任觀眾打賞。大多數觀眾只觀不賞,偶有好心人扔下一二文。一二文錢雖少,但能積少成多,解決食宿問題。

   汪革一路北上,渡過揚子江,進入安慶地帶,準確說是安慶府宿松縣。汪革是乘坐一條漁船過江的,所經過的江段與湖泊連接成片,水面遼闊,煙波浩渺。他付給漁夫十文錢,在湖岸登陸,向西北方向行走。約行三十里,來到麻地坡。這是一片荒山野嶺,鳥兒在林間飛翔鳴唱,還有野兔在地面出沒,但不見人的蹤影。汪革在樹下小憩一會,穿梭于叢林之中,發現一座破舊的古廟。古廟無人居住,也沒有香火,幾樽佛像布滿灰塵。汪革靈機一動,感覺古廟似乎專門留給自己的,于是決定在此停留下來,并打算在此創業發財。

   汪革決定在此創業發財,主要基于就地取材,茂盛的樹林使他想到燒炭,由燒炭又聯想到煉鐵。許多事情,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既然豁出來了,何不擼起袖子甩開膀子大干一場。于是,他把古廟整理一番,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就此安頓下來。一開始,他糾集一些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游民,砍伐樹木燒炭,賣炭獲得一些積累,就著手煉鐵。煉鐵需要鐵礦石,他走遍周邊山山嶺嶺,在宿松高嶺、黃梅馬尾山找到高品位的礦石。原料、燃料和人力充足,產品不愁銷路,使煉鐵實業越辦越紅火,規范與產量穩步上升。當時朝廷在宿松設有錢監,鑄造官錢。銅不夠用,就以鐵替代,鑄錢用鐵皆由汪革供應。

   不過,汪革并不滿足于產銷生鐵,畢竟生鐵只是半成品,利潤并不高,而且錢監采購生鐵,往往故意挑刺,其目的無非是索賄。盡管對錢監官吏的貪婪很不感冒,汪革還是勉強應付,同時調整產品結構,實行兩條腿走路,一邊繼續煉鐵,一邊制造鐵器。汪革深知,實業要發展,必須打通與外界的聯系。為此,他組建一支船隊,以湖泊、長江為紐帶,將麻地坡與市場連接起來,在安慶、九江乃至臨安設置銷售點。

   數年之間,汪革從一無所有到腰纏萬貫,成為宿松境內首富。這時候,他想到遠在家鄉的妻兒,自己抽不開身,就派人去遂安把妻兒接過來。想當初,兒子世雄還是一個青蔥少年,如今已長成瘦高的大小伙子。為了彌補對妻兒的虧欠,汪革讓他們享用錦衣玉食,居住華麗房子,并配備傭人供他們使喚。

   憑借靠山吃山,汪革得以在麻地坡發跡,但他并不滿足于“山”,進而涉足于“水”。在宿松與望江有方圓七十余里的湖泊叫雷池,魚蝦菱藕豐厚。汪革出資把雷池水面承佃下來,由他一人向官府支付漁稅,湖區數百漁戶則向他交租。這樣,官府漁稅有保障,汪革也有收益,而漁民的負擔卻相對減少,他們只需承擔相當于法定漁稅的租金即可。之前,他們不僅繳納法定漁稅,還要應付地痞敲詐和魚吏索賄。汪革在麻地坡和湖畔建造房屋千余間,安置民工、漁民及其家屬,還鼓勵鄉民墾荒造田,種植稻菽桑麻。漸漸地,麻地坡形成集鎮,各種店鋪、茶館、酒肆林立,汪革也辦了一家酒樓,一來對外營業,一來方便招待來客。

   汪革仗義疏財,樂善好施。遠近而來的貧民,他不是接濟衣食,就是安排在作坊打工;他給寒門學子提供資助,讓他們實現科舉夢想;他為弱者打抱不平,使他們免遭強者欺壓凌辱。他的種種義舉,使他在江湖上贏得大俠的聲譽,三教九流人士都喜歡與他來往。郡縣官吏也樂于與他交結,一來可以蹭吃蹭喝,二來可以相互利用。不過,汪革并不是聽任官吏使喚的哈巴狗,不管你多么有權勢,只要你存心與他作對,他會抖出你的過錯或污點,讓你身敗名裂,斯文掃地。所以,在麻地坡一帶,他有極大權威,任何大小事情,他能說了算。甚至鄰里之間鬧糾紛,也會請他出面決斷。

  

退伍就業


   乾道八年(1172年)初秋,淮西某地下了一場及時雨,悶熱的天氣轉而涼爽起來。七月十四日上午,江淮忠義軍將士聽到號令,迅速從各自營房趕往訓練場。集合完畢,眾人把視線投向站臺上指揮官,期待他發布作戰命令。出乎意料的是,指揮官并沒有慷慨激昂地進行戰前動員,只是請樞密院官員傳達朝廷指示——解散江淮忠義軍。

   命令一宣布,頓時出現死寂般的沉靜。過一會兒,訓練場上一片嘩然,吵鬧聲、責罵聲不絕于耳,有的甚至沖上站臺,質問朝廷使者:忠義軍屯兵淮西,有事可以出征殺敵,無事可以耕田訓練,并不增加朝廷負擔,憑啥說解散就解散?指揮官呵斥這些士兵:你們如此放肆,難道要造反不成?朝廷正是擔心你們造反,所以才決定解散。質問的士兵被侍衛趕了下來。沒辦法,胳膊扭不過大腿,既然朝廷已經做出決定,不服從也得服從。解散方案是這樣的,忠義軍軍官大部分解甲歸田,少數充實到其他部隊;士兵領取一些銀兩,就各自返回故鄉。那些來自北方淪陷區的士兵就地安置,分配給田地耕種,三年內不納賦稅。

   忠義軍是一支英勇善戰的抗金武裝力量,由原江淮宣撫使皇甫倜于紹興年間召集四方豪杰而創建,在皇甫倜率領下多次對敵作戰,立過獨自收復光州的功績,配合過張浚北伐。張浚北伐失敗后,議和派首領湯思退出任宰相,湯思退打壓皇甫倜,剝奪其江淮宣撫使職務和忠義軍指揮權,安排自己的親信統領忠義軍。換了新指揮官,忠義軍就一直屯兵淮西,再沒有開赴前線。但是,忠義軍將士征戰心切,只要朝廷一聲令下,立馬沖鋒陷陣。尤其是從淪陷區過來的將士,熱切期待早日收復故土,早日還鄉重建家園。如今隊伍被解散,希望化成泡影,怎不讓他們心灰意冷,欲哭無淚。

   在解散人員中,有荊州人氏程彪、程虎二兄弟,按理說應返還原籍。他倆平日喜歡吃請,沒有任何積蓄,這次遣散費只夠盤纏而已,就這樣回去,感覺無顏面對家鄉父老。因此,他倆不準備還鄉,打算在外面另謀生路。兩人長期在軍營駐守,在外面毫無人脈,想要重新就業,談何容易。不過,想來想去,他們還是想到一位師友,也就是忠義軍原教頭洪恭。洪恭為人仗義,一身好武藝,在忠義軍當過教頭,程氏兄弟的武功就是跟他學得的。洪恭原來很受皇甫倜賞識,而后來指揮官對他不待見,動輒給小鞋穿。洪恭不堪忍受,主動請辭離去,回到老家太湖縣,開個茶坊維持生計。

   吃了散伙飯,程彪、程虎就背著行囊出發,風塵仆仆趕往太湖縣。進入縣城,二人就打聽洪恭的消息。洪恭也算當地知名人士,在南門倉口巷開了一個茶坊。二人沒費多少口舌,就順利找到洪恭。見了程氏兄弟,洪恭十分欣喜,得知忠義軍被解散,不覺傷感,喟然嘆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盡管家境清貧,洪恭還是把唯一報曉的公雞殺了,置辦一些酒菜,熱情款待程氏兄弟。由于住房較小,不便客人留宿,洪恭就送二人去附近寺院過夜。第二天,洪恭又請二人到家里吃飯。程彪、程虎看洪恭并不闊綽,不想給他添麻煩,就請他指引一條生路。洪恭沉吟片刻,忽而眉開眼笑,告訴程氏兄弟說,他替他們想到一個好去處,宿松麻地坡富豪汪革與他是好友,他們若是投奔汪革門下,或許能博取小小富貴,至少衣食無憂。緊接著,洪恭拿出紙筆,向汪革寫了一封推薦信。

   程彪、程虎來到麻地坡,與汪革相見,遞上洪恭手札。汪革打開一開,只見熟悉的筆跡映入眼簾:

   信之(汪革的表字)臺鑒:自別臺顏,時切想念。茲有程彪、程虎兄弟,武藝超群,向隸籍忠義軍。今忠義軍遣散,特薦之與貴府,乞留為館賓,令郎必得其資益。洪恭手泐,再拜。

   看完書信,汪革大喜,當即吩咐手下張羅酒宴,為程氏兄弟接風洗塵。毫無疑問,汪革盛情款待,主要基于與洪恭的交情。一次茶坊小飲,使他們一見如故,彼此欣賞。從此二人義結金蘭,稱兄道弟,相互走動。汪革曾力邀洪恭入住麻地坡,給自己當顧問,兼教兒子學武藝,被他婉言謝絕。汪革也曾勸洪恭開武館,廣收門徒,利人利己;洪恭卻置之一笑,說他開個茶坊很自在,能養家糊口即可。盡管洪恭不求上進,汪革仍敬重他為人。程氏兄弟為洪恭所薦,汪革倒是樂意接納,況且自己早有聘請武師打算。

   不過,汪革是生意人,做事講究預先約定,也就是先小人后君子。汪革告訴程氏兄弟,擬聘請二位為武師,教兒子世雄和其他子弟習武,除了管吃管住,每月薪酬十兩銀子(十貫錢),二位如若同意,明日就下聘書與聘禮。程彪、程虎幾乎不假思索,就異口同聲答應。每月十兩銀子,在他倆看來絕對屬于高薪,過去在忠義軍服役每月僅有一兩,如今能拿十倍薪酬,何樂而不為!

第二天,汪家舉行隆重拜師儀式。汪世雄和幾個少年子弟向程彪、程虎跪拜,稱呼二人為師傅,行弟子之禮。汪革給程氏兄弟各發一份聘書,汪世雄代表眾徒弟向二位師傅贈各送一份聘禮,(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15528.html
文章來源:《荊州文學》

2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哪款app可以模拟投注 山东省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投资三天计划必出 吉林快三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天津快3开奖查询结果 6十1预测号码 北单胜负彩开奖结果 哪里有极速赛车平台 7星彩开奖 体彩e球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