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陳旭麓:《多余的話》是多余的嗎?——我對瞿秋白的認識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449 次 更新時間:2019-04-07 19:00:50

進入專題: 瞿秋白  

陳旭麓  

  

   (本文根據作者給學生講課的記錄稿整理)

  

   我是比較喜歡瞿秋白的,這個人很真實。丁玲寫過《我所認識的翟秋白》,她是認識瞿秋白的,我今天則是談談對瞿秋白的認識。

  

   在老一輩革命家中,瞿秋白是一個少有的富于才華的人,他在許多方面才華橫溢。首先他是一個早期的馬克思主義宣傳家。他的中外文知識都是第一流的。魯迅曾經說過他的翻譯作品是并世無雙的,別人有他那么好的外語,但中文不及他,而中文好的,外語又趕不上他,也就是說,他的譯文在當時是極好的。他博覽群書,中西皆通,涉及的面很廣。中國的經史百家、佛術等等,無所不覽。西方學問的面也很廣,應該說,他既是一位馬克思主義宣傳家、馬克思主義政治家,又是一位杰出的文藝理論家。還會雕刻,當然還是革命烈士。

  

   以前編《辭海》的時候,寫了許多人物,但當時不許寫“家”,所以這些人都沒有“家”的名稱。這次在北京開會,編《人名大辭典》,要寫25000人,該是什么家就寫什么家,實事求是。所以我剛才講了瞿秋白的那么多“家”。

  

   瞿秋白活得并不長,一般講他是36歲,也有說是37歲,他自稱虛歲38歲(在《多余的話》中)。他生于1899年1月,于1936年6月犧牲,實實足足是36歲又5個月。現在有關歷史人物的生卒年打架的很多,因此,我一開始就講清他的歲數。

  

   瞿秋白只有幼年、少年、青年,而沒有中年和晚年。他的中年和晚年被國民黨反動派剝奪了。從他一生的歷史看,有幾個階段:

  

   (一)從他出生到1917年(在北京俄文專修館)

  

   這是他的青少年時代。可以說是一個破落戶的飄零子弟。他家原是書香門第,以后破落,其母因家貧負債,在年初二自殺。瞿秋白時年僅16歲,兄弟姐妹好幾個,分別寄居于各親友家。骨肉離散,這樣一種狀況對他后期思想發展影響很大。母親死后不久他曾寫了一首詩“親到貧時不算親,藍衫添得舊痕新,世日饑荒無人管,落得靈前受孑身。”從中可以反映出他當時的心境。他母親生前已負債累累,家中房產變賣已盡,不得已而住在祠堂里。由其叔祖時的官宦大戶而至今日,使他對人情冷漠、世態炎涼體會很深。

  

   1912年,民國建立后的第一個國慶節時,當時的總統袁世凱下令全畫慶祝,年僅14歲的瞿秋白在燈籠上寫了“國喪”兩字,以抗議袁世凱的篡國。這個思想的產生與其小學校長的影響有關。他是孫中山派的革命黨人,對袁世凱竊取革命果實不滿,視國慶為國喪。

  

   (二)1917年至1923年初,留蘇回國,這是他一生的第二階段,是他從艨朧中看曉霧的時期

  

   瞿秋白的思想認識發展與老一輩革命家有不同之處。陳獨秀、李大釗、吳玉章、毛澤東等同志,早年大都經歷了戊戌維新時的新黨,辛亥革命的亂黨(孫中山)到“五四”以后的共黨這樣一個發展過程。陳獨秀、吳玉章同志的自傳中都講到此點。瞿秋白則不一樣,他年紀輕一些,沒有經歷前兩個階段,直接走上了共產主義的道路。當時他去北京,找謀生的飯碗。幾次考學不成,又無學費,轉而進了不要學費,又給吃飯的俄文專修館。在他進館時,正值十月革命爆發后,馬克思主義、十月革命的火種傳人,影響中國的時期。

  

   1920年畢業后,因北京《晨報》要派記者赴俄,瞿秋白因此而作為記者赴俄,能較直接地了解十月革命后的俄國,早一些接受馬克思主義。從他這個發展過程也可以看出歷史的必然性與偶然性。當時的中國,要去了解馬克思主義、十月革命,探索中國革命的出路,這是必然的。而恰恰反映在瞿秋自身上則有偶然性。如果他當時進了北大而不是俄文專修館,那很可能走上另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所以,個人機遇有偶然性,但整個社會產生這樣的人則是必然的。

  

   當時瞿秋白沒有系統地學習馬克思主義,在《多余的話》中他談到,他未曾全文通讀過《資本論》,這是老實話,他的馬克思主義知識是從當時報刊雜志中零星積累而得來的。1922年,陳獨秀赴俄開會,瞿秋白擔任翻譯,由陳介紹入黨,走上馬克思主義道路。1923年初與陳獨秀一起回國,在俄期間,瞿秋白曾兩次見到列寧,并有兩張照片。在老一輩革命家中見到列寧的人是不多的,與列寧合影的為數更少。惜之,這兩張照片至今未見,不知是否保存下來了。

  

   (三)1923年至1928年1月

  

   在這段時期中,瞿秋白同志為黨作了許多工作,寫了大量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文章,并擔任過書記成為中共領導人之一。他在《多余的話》中說,他沒有擔任過總書記,僅是書記。“八七”會議后接替了陳獨秀在黨內的地位。此期他在理論上、在黨內的政治生活中,都曾與不正確的東西作過斗爭,也犯了一些錯誤。這是瞿秋白政治、理論上發展最高的階段。

  

   (四)1928年1月至1930年。在蘇聯參加六大(作為中國參加共產國際的代表),與米夫有過斗爭。國內是李立三、向忠發掌權。

  

   (五)1930年至1934年1月。受王明左傾路線的打擊,被開除出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在上海從事革命文藝活動。他的大量文學作品、譯作多產生于此時,并與魯迅建立了友誼。在實質上領導著文化上的反圍剿斗爭。建國初期有關瞿秋白與魯迅之間的友誼談得很多,魯迅是怎樣受瞿秋白的幫助,又怎樣關心瞿秋白的。魯迅曾贈給瞿秋白一幅對聯:“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瞿秋白也曾為魯迅的雜文集寫過序言,對魯迅的一生作了最具權威性的評價,說魯迅是紳士階級的貳臣逆子,是由進化論者而成為階級論者。這不僅是對魯迅的正確評價,也是當時中國許多知識分子從進化論、民主主義者而成為階級論、馬克思主義者的反映,這是一代知識分子的共同道路。可以說,在馬克思主義進入中國之前,進化論是近代中國社會革命的指導思想。上一代,上幾代的反封建思想就是從進化論而來的。從中國革命的指導理論說,前一段是進化論,后一段是階級論。瞿秋白的評價指出了這個共同性。瞿、魯兩人之間的相互了解是很深的,這種階級感情,革命友誼是應該受到重視的。然而十年動亂時期,把這些都忘了,不提了。毛澤東同志與蔡和森同志的友誼,周總理和陳毅同志的友誼,這些老一輩革命家之間的同志感情和革命友誼應予以大力宣傳,發揚光大,因為今天這些東西太少了。革命友誼多少年被不正確的東西干擾,破壞了,現在應以大力提倡、發揚。

  

   (六)1934年至1936年1月。瞿秋白接受組織命令赴江西蘇區工作。此期瞿秋白的心情是抑郁的。但服從了組織決定,拋下了心愛的文藝工作,離開楊之華,任蘇區教育部長,做了不少工作。

  

   為什么紅軍長征時他沒有走。據說紅軍離開江西時,他把自己的馬(馬夫)都送給徐特立同志。也有說當時陳毅同志曾要另給他一匹馬,讓他趕上大隊,然瞿秋白說他應該留下來,服從組織決定。在這中間是否有其他一些關系,瞿盡管不愉快,但還是遵從組織命令。

  

   最后被捕就義。總其一生,還是光輝的。

  

   對他的評價,我個人認為,應以尊重的感情來看他的書,我想主要談兩個問題:①左傾盲動,②《多余的話》。

  

   一、盲動主義。

  

   瞿秋白本人也承認,并說李立三的盲動也始于他。這是有勇氣的行為。我認為他的盲動是歷史錯誤大于人物的錯誤。理由是:

  

   第一,當時的黨不過7足歲,年輕的黨,年輕的書記(瞿秋白時年28歲)。在當時那種困難復雜的局勢下,接受黨的任務,挑起這副擔子。他在《多余的話》中說這是個歷史的誤會,他挑不了這個擔子,是歷史把他推上去的。應該說黨也沒有經驗,瞿本人也沒有經驗,犯錯誤在所難免。

  

   第二,瞿秋白的錯誤是在“八七”會議緊接著批陳獨秀、彭述之的右傾之后發生的。當時在國民黨反動派的瘋狂鎮壓下,確有“山重水復疑無路”之狀,黨員人數從大革命時期的5萬下降到1萬。這時的瞿秋白是受命于危難之際,當時黨內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憤怒、仇恨的感情是普遍的、必然的。矯枉不能過正,過正仍然是枉,但矯枉過正往往是有其歷史性的,在中國社會長期頑固性中,不這樣,有些東西就扭不過來。在秋收起義、廣東起義后,瞿秋白仍不認為已是革命低潮,仍然要前進,犯了盲動主義錯誤。

  

   如果把這段歷史與以后的歷史比較,在歷史的對比中看他的盲動主義還是情有可原的。他的盲動主義僅4個月,而且開始認識,正在糾正,較之后來的盲動主義長期沒有認識,要別人來糾正,瞿秋白的錯誤實在是不算大的。更何況在這個錯誤中歷史的因素更大于個人的因素,個人的主觀原因在這次盲動主義中不是主要的。這個比較主要是針對王明的,沒有后來的歷史,就不能得出這個結論。王明錯誤長達4年之久,而且還要別人來糾正。

  

   這些是我個人的體會。瞿秋白的盲動主義,作為歷史經驗教訓是可以說的。但是我們把歷史現象擺出來之后還要說明為什么是這樣而不是那樣。以往過多地苛求瞿秋白的責任,但實際上他是無罪的,至多是錯誤。

  

   二、《多余的話》。

  

有關這個問題的討論是夠多的了。解放初,我教新民主主義通史不曾涉及這個問題。在編《新民主主義通史》時,才看到《多余的話》以及瞿秋白的一些詩。許多人對此是否是瞿的作品表示懷疑,我則懷疑這種懷疑論。1979年中央組織調查,討論瞿的問題,在上海也找了些同志(約30人)開座談會,多數人仍然認為《多余的話》不可靠,我認為不能說不可靠,這是瞿秋白的自白,有幾條理由為證。有些人認為我的話太“玄”,不同意,這個懷疑是由來已久的。瞿秋白于1936年6月被害,10月《社會新聞》雜志將《多余的話》發表了幾段,當時的革命者皆認為這是國民黨造謠,不引起注意,因為《社會新聞》是份右傾的刊物。1937年7月,《逸經》雜志全文連載《多余的話》,這是一份既非與共產黨有關,又非與國民黨有關的中立派自由知識分子所辦的刊物,因而反響很大。鄭振鐸專門到《逸經》雜志社去查原稿,回來后與茅盾講,此稿非瞿秋白的字,因而是國民黨反動派偽造的。香港報刊以后也轉載。而當時的革命者一般都不相信,原因:一、非其手稿,不可靠;二、更重要的是革命者們特別是與瞿秋白關系密切的人,都有不愿意、也不希望瞿秋白留下這樣一種不健康的東西的感情。這種感情最容易獲得大多數人的同感。在這種感情作用下,即使有正式手稿,心理上也會持否認態度的。如《李秀成自述》一直說此系曾國藩偽造。(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瞿秋白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15817.html
文章來源:讀書公會 公眾號

2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体彩快乐彩11选五江苏 20选5万能组合24组 辽宁十二选五百度 304永利集团游戏官网 pk10论坛技巧论坛 彩77彩票app在哪下载 大乐透上下期出号规律 福彩31选7开奖结果今天 百变王牌选号技巧 赛车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