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楊換宇:“保浙會”若干史實考辨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60 次 更新時間:2019-04-16 01:14:14

進入專題: 戊戌時期     保浙會     保國會     陳虬    

楊換宇  

   內容提要:保浙會是戊戌時期的一個重要學會,是由陳虬等在京參加會試的浙江舉子倡議設立,但由于福建道監察御史黃桂鋆的彈劾及浙江舉子孫灝的攻詰,被迫解散。以往學者普遍認為保浙會為保國會的分會,系在康有為的影響下創辦。事實上,保浙會的創辦一方面是由于江浙地方紳商的鼓動,另一方面與陳虬的維新變法主張密切相關。保浙會名稱雖與保國會相似,卻并無隸屬關系,且與保國會在內容與主張方面有較大差異。進而言之,陳虬等江浙地方士紳的變法維新主張與康、梁一派并不相同。

   關 鍵 詞:戊戌時期  保浙會  保國會  陳虬  the Reform Movement of 1898  the Pao-zhe hui  the Pao-kuo hui  Chen Qiu

  

   戊戌時期,學會勃興,以康有為組建北京強學會為肇始,一些先進的知識分子先后在全國各地成立了六七十個學會,蔚為大觀。學術界有關戊戌時期學會的研究成果頗為豐富。①保浙會是戊戌時期的一個重要學會,但以往學者囿于史料,對保浙會了解較少,甚至有學者誤認為保浙會是保國會的分會。如著名歷史學者胡珠生先生在《興浙會和保浙會是兩個團體》一文中,即主張保浙會是保國會的分會,稱其“作為保國會的主要分會,發揚了中國人民共赴國難抗擊外侮的精神”。②著名戊戌變法史研究學者黃彰健先生也持類似觀點:“保國會設于北京,欲各省士夫助有司治,則勢需以保各省為名而設立保其省分會。其時以英國欲索舟山群島,法國欲劃滇省為勢力范圍,并筑滇越鐵路,于是保浙會、保滇會遂繼保國會之后,優先成立。”③另外,部分學者還將“保浙會”與“興浙會”“浙學會”等相混淆,④并且在論及保浙會時,多有訛誤之處。⑤那么,保浙會真的是保國會的分會嗎?⑥本文在挖掘辨析史料的基礎之上,試圖澄清相關問題。

  

   一、基本時間點梳理

  

   戊戌年間,在京參加會試的浙江舉子倡議成立保浙會,其中陳虬扮演了發起者的角色。⑦戊戌時期,陳虬赴京師參加會試,參與了康、梁維新派舉辦的部分活動,系后來保浙會興起的影響因素。由于此一時期時間緊湊,事情繁多,下文將按時間順序簡要梳理陳虬在京的活動狀況,以便于理解保浙會興起的歷史背景。

   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春,陳虬與陳黻宸、章獻猷等舉子赴京參加會試。其時,京師公車云集,三月初六日,麥孟華、梁啟超等舉子在康有為的領導下聯名上書,主張聯英、日以拒俄,反對租借旅順與大連給俄國。盡管此次活動有浙江舉子參加,但陳虬并未參與。三月初八日,公車入闈,開始會試考試。十六日出闈,會試考試結束。

   三月二十七日,康有為等人倡導的保國會首次開會,地點在粵東新館,參加人數至少有127人。會上,康有為發表激烈演講以鼓動人心,會后,通過《保國會章程》。保國會第二次集會是閏三月初一日,梁啟超發表了演講,參會者至少有91人。陳虬參加了上述兩次集會。閏三月十七日,《國聞報》全文刊出了《保國會章程》,二十三日,《國聞報》以《京城保國會題名記》為題,刊登了兩次出席保國會大會的人員名單,陳虬的名字均包括其中。二十四日,《國聞報》又刊出《京城保國會題名記》,刊登了“入會列名之人”,共有185人,陳虬列名其中。期間,閏三月十二日,監察御史潘慶瀾上奏彈劾保國會。翌日,御史李盛鐸上《黨會日盛宜防流弊由》奏折,反對保國會。

   三月間,山東即墨縣文廟孔子像被德人毀壞的消息傳至京師,會試舉子紛紛上書抗議。閏三月十六日,康門弟子麥孟華、梁啟超等人領銜,向都察院遞呈了有八百三十多名各省舉人簽名的公呈,陳虬的名字亦在內。⑧

   在此期間,陳虬受保國會影響,積極籌備成立“保浙公會”,并起草《急宜變法自強擬就浙省先行試辦呈》,⑨欲將該呈文送交總理衙門,請其代奏。閏三月二十七日,聽聞此事的御史黃桂望上奏折參劾,要求總理衙門拒絕為其代奏,并上《浙商私借洋款糾合保浙會片》,其中,述及保浙會的緣起。后來,浙江舉子孫灝寫《駁保浙會奏稿》,駁詰保浙會,導致其被迫解散。⑩陳虬于四月中旬離京返浙。

  

   二、“保浙會”起源辨析

  

   關于保浙會的起源,以往學界普遍認為是受康有為成立保國會的影響,甚至認為保浙會是保國會的分會。的確,戊戌時期,陳虬參加了兩次保國會的集會,其倡議成立保浙會,應當有保國會的影響因素。然而,保浙會的真正起源卻另有原因。保浙會成立的大致情形,可以通過監察御史黃桂望在光緒二十四年閏三月二十七日上奏折附片《浙商私借洋款糾合保浙會片》,窺見一二。為便于分析,現將附片全文摘錄如下:

   保川、保滇等會起于保浙,而保浙會亦實有所緣起。去年秋,浙有高、孫二商欲以華股華商建造寧紹鐵路,具呈浙撫,浙撫許之。該商即以浙撫批語私向上海公司代借洋款四百萬兩。浙撫知而止之。乃投盛宣懷,宣懷駁之;又復投王文韶,文韶亦駁之。蓋皆知其害之大巨也。而該商之技窮,于是至京師鼓惑狂悖不經之舉人陳虬,糾合下等舉子出名,以為保浙會,條上三款,而鐵路亦影射其中。浙之公車多不謂然。而少年喜事者有之;欲同染指者有之;或初列名而欲掣去、或既列名而本人不知者又有之。自遞呈于總署,復以為總署必代遞,而借總署之銜奏,必邀皇上之俯允也。于是群相夸耀,遂至滇舉效之、川舉效之,而其實不過浙之奸商為之作俑,欲得諭旨以壓浙撫,蓋猶當日挾撫批以借洋債之故智也。相應請旨飭下浙撫不準該商經理,并不準私借洋款,皆貽國家無窮之害。(11)

   此段史料明確闡述了保浙會的緣起情形,下面結合相關資料針對史料中所述史實分三個方面展開辨析:

   首先,附片中明確指出,保浙會的起源與江浙紳商慫恿鼓動有直接關系。(12)光緒二十三年秋,浙江紳商高爾伊(13)等人欲集股興辦寧紹鐵路,得到浙江巡撫廖壽豐的支持。然高爾伊等人雖聲稱以集華股的方式修筑寧紹鐵路,其實并無能力籌集足夠的華股,因而不得不向英國公司借“洋債”。高爾伊等拿與英國商人福祿壽訂立的借款合同,呈浙撫廖壽豐“稟請核定”,浙撫向當時負責鐵路事務的盛宣懷詢問此事是否合適。盛宣懷認為借款過巨,且利息太重,并且指出“高等皆喜事而非任事之人,年來赴總公司具稟者紛紛,類皆利欲薰炙,叩其中一無所有也”,(14)堅決反對高爾伊等人借洋款修筑寧紹鐵路。此事遂作罷。

   戊戌年間,高爾伊等紳商至京師,因與陳虬關系交好,即慫恿陳虬成立保浙會,以興浙江地方實務。在陳虬等起草的《急宜變法自強擬就浙省先行試辦呈》中,明確支持“廣開鐵路以通其血脈”,“去歲浙中紳士已貸款四百萬,先筑寧、紹二處鐵路,稟商浙撫,將次開辦,他處應辦之路亦宜分道興筑,期與礦務相表里”。(15)奏稿中提出“保浙”的三項舉措,其中第三項即“興礦務以裕利源”,主張開采浙礦,且在華股不足的情況下可以借洋款,“一邑之力不足,繼以旁邑,華股之力不足,繼而洋債,人期合力,事期必成”。(16)而在陳虬以往的維新主張中,并未論及開礦之事,此處大力提倡開采浙礦,極可能是受高爾伊等人的影響。是年夏,高爾伊等人還上書朝廷,要求設立浙東寶昌公司,開采衢州、溫州、嚴州與處州四處煤鐵等礦產。因缺乏本金,準備向意大利惠工公司沙標納貸款銀五百萬兩,訂立合同,并且欲發行股票,募集資金,最終被朝廷拒絕。(17)陳虬曾專門為其奔走此事。(18)這也與附片中所奏相互印證,表明陳虬等人興辦保浙會,受到了高爾伊等浙江地方紳商的鼓動與慫恿。

   其次,陳虬主張通過振興地方實務開展變法維新,而保浙會的源起,其潛在意圖即在借“諭旨以壓浙撫”,以利興辦地方實務。陳虬等人在奏稿開篇即提出:“奏為外釁迭至,內患交乘,禍烈機危,急宜變法自強,通籌分辦,力保大局,擬就浙省先行試辦,呈請代奏,諭飭各直省遵行事”,并指出“為今大計,宜大假民權,許其聯集干事紳富,通籌全省富強之計,分門辦理;呈請督撫專折奏聞,一俟得旨允行,通飭地方官,一例保護”,最后稱“如蒙采及芻言,通飭直省督撫一例舉辦鄉團、學堂、礦務,一面準舉人等先就浙省試辦,全浙幸甚!宗社幸甚!”(19)因此,附片中稱其意在“得諭旨以壓浙撫”。事實上,陳虬好友宋恕也可提供部分輔證。宋恕在戊戌年六月廿六日(20)的日記中寫過一篇名為《書陳鄉舉虬等〈請開保浙公會公呈〉后》的文稿,如今雖已散佚,但仍可從劉紹寬與宋恕的談話中略窺宋恕對陳虬所上公呈的看法。據劉紹寬《厚莊日記》戊戌年六月廿七日載:

   午后,宋燕生先生來言:“志三之辦鐵路,立保浙學會,無論軍機不能代奏,即使代奏邀準,立降諭旨,特賞四五品卿銜,令與浙撫商辦事機,得手至矣,而浙撫一見,不過茶語一時,命出與十一府諸紳妥商而已。杭郡鄉紳貴首朱智、富首丁崧生,一依其勢,一倚其財,欲辦此事,不能不求見二人,而是二人亦不過一回拜、一敬席而已,一上諭之勢至此而至矣盡矣,而于所辦之事毫無裨益,推究至此,將復何為!況又借商債而為之,一旦僨轍,身名瓦裂,亦勢所必至,此皆于今日情事見之未澈也。”(21)

   在宋恕看來,陳虬等人倡議修筑鐵路,設立“保浙學會”,即使成功獲得皇上的批準,“立降諭旨”,借此“壓浙撫”,敦促浙江巡撫參與興辦地方事務,但其意義與實際成效可能不會太大,且對于欲辦之事毫無裨益。如果再舉借商債,極有可能導致身敗名裂。可以看出,宋恕對陳虬等人“立保浙會”的真實意圖與黃桂望在奏折中的分析,極其相似。宋恕與陳虬私交甚篤,其對陳虬所上公呈用意的理解應當偏差不大。由此可見,保浙會的起源,部分原因在于陳虬等人欲借“諭旨以壓浙撫”,興辦浙江地方實務。

   最后,保浙會的起源與陳虬的維新思想有密切關聯。保浙會奏稿中的諸多主張與陳虬的變法維新思想一脈相承。奏稿中提出,自強之道在“厚集民力以固人心,大旨當以富強為主”,而富強之術有三:“一治鄉團以杜亂萌,一設學堂以開民智,一興礦務以裕利源”,即辦團防、設學堂與興礦務。(22)陳虬的《報國錄》即專門討論團防問題,系在中法戰爭時期為組織團防抗擊外敵入侵的總體設想。在《報國錄》自序中他稱:“《報國錄》者,為團防而作也……今天下競言自強矣,舍治兵不能以立國,而制實莫善于團防。”(23)奏稿中論及團防部分完全與《報國錄》所述一致。同時,陳虬一貫主張興辦學堂,早在光緒十一年便開辦了利濟醫學堂,還親自編寫《利濟教經》與《教經答問》作為學堂輔導教材。在《利濟教經》“時務章”中寫道:“識時務,主富強”,“興亞洲,入手方;設報館,開學堂”。(24)陳虬還曾撰寫《經世宜開講堂說》,稱:“方言、格致、制造、礦機、軍師、武備諸公局學堂而拓為師范,繼以自強,識時務者可不謂謀之既臧乎哉!”(25)另外,在《救時要議》中,陳虬提出“富策”“強策”“治策”,其中“變營制”“開鐵路”“培人才”“廣方言”“整書院”等,(26)與奏稿中所論皆相似。因此,保浙會起源的深層次因素在于陳虬的變法維新思想。

   總之,通過上述史料的分析大致可以看出:保浙會的起源與江浙紳商慫恿鼓動相關,也是陳虬主張變法維新,熱心籌辦地方實務的一種外在表現。

  

   三、“保浙會”與“保國會”之關系

  

從上述監察御史黃桂望之奏折附片《浙商私借洋款糾合保浙會片》可以窺見,保浙會并非源于保國會,相反保川會與保滇會卻源于保浙會,“保川、保滇等會起于保浙”。那么,(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戊戌時期     保浙會     保國會     陳虬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15932.html
文章來源:《歷史教學》2018年第4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黑龙江福彩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安卓 七星彩计划网 三D试机号历史开奖统计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河北省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 乐透c515单式开奖查询 11选5在线预测计划 广东时时11选五秘籍 重庆老时时彩2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