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張立文:和合智能相應論 ——中華傳統哲學思維與人工智能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2 次 更新時間:2019-06-07 10:13:46

進入專題: 人工智能  

張立文  

  

   當今人工智能走遍天下,走遍千家萬戶,智能手機、汽車、交通、制造、電力、醫療、廚房、武器、廣告、軍備等,以及智能城市、社會、世界等,整個太空、人類、世界都被智能網絡所統攝,所遮蓋,所綁架。然而,人工智能是社會發展的大勢所趨,它深度融入人類的日常生活,與人須臾不離。因為互聯網、物聯網已滲透到人類生活活動的各個領域。互聯網、物聯網的發展產生海量數據,大數據需要快速海量的計算能力,而構成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由于交感聯通、智能相應而成萬物智能的思維理念。

  

   人工智能為什么能在中國迅速發展?它與中國傳統和合哲學理論思維有何關聯、契合?能否回應由人工智能而產生的諸多疑惑和不解,人們總不能做智能盲。智能是中國自古以來傳統文化的話語。韓非曾說:“今世皆曰:‘尊主安國者,必以仁義智能。’而不知卑主危國者之必以仁義智能也。”韓非以法家思想,主張去儒家的仁義智能,服之以法。

  

智能創造新世界


   在大智能時代,由交感聯通而構成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網絡體系,由智能相應完善此網絡體系而成人工智能。何謂智能?智而能,能而智。何謂智?何謂能?智見于羅振玉編的《殷墟書契前編》五卷17.3,亦見于金文《毛公鼎》《中山王鼎》和楚簡。

  

   《說文解字》:“智,識詞也。從白,從虧,從知。”段玉裁注:“鍇曰:虧亦氣也。按:從知會意,知亦聲。”《釋名·釋言語》:“智,知也,無所不知也。”博學,博知,便能審問、慎思、明辨,然后篤行,知行兼備、合一。

  

   智的內涵的意義和價值,隨著社會的發展而發展、歷史的演變而演變,既賦予豐厚的內涵,又具有時代的特色。從和合哲學思維的視閾來觀照智,智呈現為:智慧與智巧。聰明、才智和智計,由智計而智謀巧詐。老子說:“智慧出,有大偽。”馬王堆漢墓帛書《老子》甲本作“知識出,案有大偽”。乙本作“知(智)慧出,安有大偽”。產生了智慧,于是有了虛偽。老子生活于春秋“禮崩樂壞”的時代,在現實社會生活中存在這種現象,特別是諸侯國內部的爭權奪利和諸侯國之間爭霸戰爭,智慧往往成為爭權奪利和爭霸戰爭的計謀和巧詐。哲學智慧正是在這樣相對相關、相反相成、相生相克的矛盾沖突中融突和合,猶如老子的道,“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陰陽互相擁抱,達到融突和合,即道通為一。

  

   從治國理政而言,墨子主張尚賢使能者為政,如果以為“夫無故富貴,面目佼好則使之,豈必智且有慧哉”,則“使之治國家,則此使不智慧者治國家也,國家之亂,既可得而知已”。如何識別智慧者與不智慧?有智慧的賢能之人,是不黨父兄,不偏貴富,不嬖顏色,君人民,主社稷,治國家,修保而無失的人。不智慧者治家治國必亂家亂國、危害社稷。然歷代治國理政中往往是賢與不肖、能與不能、智慧者與不智慧者矛盾沖突,而又融合于朝廷之內。這種既沖突又融合,激發了中國哲人對智慧不息的追求。

  

   孟子認為,即使是有智慧的人來治國理政,也需要應天順人,考慮時機和條件。他說:“齊人有言曰: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镃基,不如待時。”如果齊國要統一天下,縱使有智慧,也得趁形勢,猶如有鋤頭,也得等農時。時勢、時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荀子認為,作為天子,應該“道德純備,智惠甚明,南面而聽天下,生民之屬,莫不振動從服以化順之”(“惠”與“慧”古通)。孟子和荀子所說的智慧都是指某某人的治國理政具體條件、時機而言,并未提升和度越具體的“勢”。

  

   中國哲學是對于宇宙、社會、人生的“道的道的體貼”和名字體系。這是中國哲學的精神和特色。對于“道的道的體貼”,體現了對哲學愛智慧和所以愛智慧的深度追求。所以愛智慧的追求,就是對最初原因和本原的探賾。古希臘思想家赫拉克利特認為“智慧就是一件事情”,“熱愛智慧的必須熟悉很多的事物”,“唯有智慧是一,它既不愿意又愿意被人稱之為宙斯”。熱愛智慧的人要知道很多事物,猶如亞里士多德所說:“求知是所有人的本性。”赫拉克利特以“唯有智慧是一”,此“一”似有本體的意味,故以宙斯相比喻,此智慧不是形容詞。亞里士多德認為,“人都是由于好奇而開始哲學思考……(一個愛智慧的人也就是愛奧秘的人,奧秘由奇異構成)。如若人們為了擺脫無知而進行哲學思考,那么很顯然他們是為了知而追求知識,并不以某種實用為目的”。探賾哲學思考的因緣和目的,愛智慧的人是為了知而求知,他把智慧規定為“研究最初原因和本原才可稱之為智慧”,“智慧就是關于某些本原和原因的科學”。人的求知的本性,換言之是對智慧的追求,這是哲學的精神。

  

   《老子》說:“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出于對現實社會的驚異,而有對智慧的原因和本原的思考。對于智巧、智謀和巧詐,韓非說:“圣人之道,去智與巧,智巧大去,難以為常。”巧有詐偽亂真的含義,去巧詐、虛偽,才能使圣人之道得以實施。然大偽與智慧、孝慈與不和、昏亂與忠臣這種奇異的、反常的現象,卻激發了人們對于存在者統一于存在之存在的反思。

  

   智力與智能。主體的智謀和才能,在每個歷史階段中,主體的智力和智能在任何環境、條件下如何發揮自己的能量,體現了主體的能動性和生命力。荀子說:“所以知之在人者謂之知,知有所合謂之智。”主體具有認知客體的能力,稱為知,主體的認知能力與客體事物相結合,便產生智慧力,這便是智力。韓非說:“力不敵眾,智不盡物。與其用一人,不如用一國,故智力敵而群物勝。揣中則私勞,不中則有過。”一個人的力量不能勝眾人的力量,一個人的智慧不能盡知萬物,與其用一個人的智慧力量,不如用一國的智力,假如以君主一人的智慧和力量與眾人及眾物敵對,那么,君主一人的智力比不上群眾、群物的智力,所以群眾、群物勝。君主不根據群眾的意見和事物的道理來處理事情,卻憑自己的揣測來治國理政必會發生過錯。用現代話來說就是走群眾路線和按事物的規律辦事。智能《呂氏春秋》載:“不知乘物,而自怙恃,奪其智能,多其教詔,而好自以,若此則百官恫擾,少長相越,萬邪并起。權威分移……此亡國之風也。”不知道依據事物的道理、規律而依仗自己的才能、智能驕傲自大,自以為是,如果這樣子,那么百官動亂,少長越位,各種邪惡并起,權威旁落,這是亡國的風氣。恃能自大,終無好結局。《三國志》載:“司馬彪《九州春秋》曰:‘融(孔融)在北海,自以智能優贍,溢才命也,當時豪杰皆不能及。’”曹操性忌,孔融自以為才能超群,結果被殺。驕傲恃才,必遭惡果,謙虛謹慎,必能發達。這是為人處事的箴言。

  

   智略與智謀。智慧謀略,計謀智巧。《三國志》載:夏侯尚死,謚曰悼侯。注引《魏書》記載詔曰:“智略深敏,謀謨過人,不幸早殞,命也奈何。”夏侯尚的智謀才略深沉敏銳,計謀策略過人,不幸早死,奈何這是命。智謀,韓非說:“上古競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謀,當今爭于氣力。”韓非以社會變遷、歷史發展的觀點,論證法治的合理性。認為古今異俗,新故異備。他把人類歷史分為上古、中古、近古三個時期,每一個時期各有其性質、特點和職能,上古以道德的高下作為修養道德的競爭標準,中古以智慧策略的多寡深淺來較量勝負,今世以氣力的強弱以較量勝負。事異則備變,當今非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而是大智能時代,它超越了機械化、電氣化、自動化的第一、二、三次工業革命,以智能的強弱、先進落后作為較量的標準,以智略、智謀的深度學習,借鑒、運用、創新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作為競賽的高下。

  

   智囊與智算。足智多謀和計謀計策多的人。古代官府幕僚、師爺為官府的智囊人物。《史記》載:“樗里子滑稽多智,秦人號曰智囊。”《索隱》解滑稽“謂辯捷之人,言非若是,言是若非,謂能亂同異也。”由于樗里子足智多謀,在攻魏曲沃、伐趙、攻楚中戰功卓著,秦封其為嚴君。《史記》又載:晃錯跟伏生學《尚書》學,學習回來“因上便宜事,以《書》稱說。詔以為太子舍人,門大夫,家令,以其辯得幸于太子,太子家號曰智囊”。以晁錯為計謀計策的能人。干寶《晉書》曰:“桓范出赴爽,宣王謂蔣濟曰:‘智囊往矣。’濟曰:‘范則智矣,駑馬戀棧豆,爽必不能用也。’”桓范雖足智多謀,但跑不快的馬貪戀飼料,曹爽不會用他的計策。智算,《后漢書》載:“時燒何豪有婦人比銅鉗者,年百余歲,多智算,為種人所信向,皆從取計策。”比銅鉗能預測吉兇禍福,取得種人的信任,都請她計策、測算。中國古代就認識到智囊和智算等人物的價值,戰國時周王朝衰落,諸侯國之間互相爭霸,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爭取有利地位,一些卿大夫便結交和招收各種足智多謀、智算計策的有本領的人物,當時趙國平原君、齊國的孟嘗君、魏國的信陵君、楚國的春申君為“四公子”,據說他們招養的門客都在三千人左右,這些智囊人物的門客,給他們出謀劃策,排除各種困難。這就是中國古代養士機制,猶如智囊團或曰智庫。當然,古中國智囊團與現代智庫無論在性質、機構,還是形式、機制上均有很大的區別。

  

   智慮與智識。才智謀慮和謀略心計以及聰明識別的能力。才智謀略需要智識,智識能力的培養需要通過謀略的實踐。荀子說:“夫天生蒸民,有所以取之。志意致修,德行致厚,智慮致明,是天子之所以取天下也。”天生眾人,各有取得各人自己應有的地位、位置的道理。如果要取天下,必須是意志、志向是最美好的,道德行為是最純厚的,才智謀略是最明辨的,這是取得天下的必具的條件。若“其慮之不深,其擇之不謹,其定取舍楛僈,是其所以危也”。謀慮不深刻,選擇不謹慎,決定的取舍很草率,這是其遭遇危機的原因所在。這是天子之所以取天下與奸人之所以產生危機的根本緣由。其間存在著對客觀形勢和人物的智慧聰明的識別能力的問題。智識,韓非說:聰明睿智是自然天生的,動靜思慮是人為的,人的視、聽、思慮是因天而生。“目不明則不能決黑白之分,耳不聰則不能別清濁之聲,智識亂則不能審得失之地。”目、耳、思慮過甚、過度,便產生不明、不聰、智識亂,就不能決黑白、別清濁、審得失。失去了目、耳、思慮的價值和作用,就是目盲、耳聾和心狂。目盲不避白天夜晚的危險,耳聾不知雷霆的危害,心狂易犯法令的災禍。“所謂事天者,不極聰明之力,不盡智識之任。茍極盡則費神多,費神多則盲聾、悖狂之禍至,是以嗇之。嗇之者,愛其精神,嗇其智識也。”嗇是省的意思,是不極盡聰明和智識。如果要修治人為,就要采取愛精神和嗇智識的方法。韓非認為,如果要獲得智識的聰明識別能力,要通過對客體事物觀察、試驗的實踐,沒有通過實踐檢驗的智識,是一種“前識”。所謂“前識者,無緣而忘意度也”。無緣智識的規則而憑先入為主的識知胡亂猜測,因此韓非批評說:“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道理、道術中的虛華、愚蠢的開端。

  

聰明才智是人類一誕生就熱烈追求的。在《新舊約全書》的《創世紀》中,上帝(神)創造了天地萬物和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上帝對他們說,伊甸園中各種樹上的果子你們都可以吃,只有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不可以吃,吃了定會死。但在蛇的引誘下,他們吃了,于是眼睛就亮了,就有了智慧。他們不選擇吃長生不老生命樹上的果子,而寧可選擇智慧,對自己的赤身露體有了羞恥感。這就是說他們寧愿犧牲自己生命去換取智慧,(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人工智能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科學哲學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16615.html
文章來源:《探索與爭鳴》2018年第4期第4-17頁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大地时时彩网 校花梦工厂公益服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500 玩彩神8输了三十万 最新开奖 英国三分彩开奖结果 哪里能查到英国赛车开奖结果 山东省20选5开奖结果 2019星力正版捕鱼游戏 德国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