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鄧海南:舊事多倫路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67 次 更新時間:2019-07-20 17:28:20

鄧海南  

  

南京城的盲腸

  

   和北京、西安等古城相比,南京城墻的最大特點是它的不規則形狀。因為一邊傍山,一邊靠江,山下有湖,通江有河,筑城時要考慮山、江、河、湖諸多地形因素,也就使得城墻順山形河勢而走,無法筑成一個方方正正的大城。

  

   在城西,城墻依通江的外秦淮河而筑,把外秦淮河當做了它的天然護城河。在城南,將水西門和通濟門拉成一條直線的話,線外的那個方塊就是中華門(聚寶門)內的老城南。在城東,如果將通濟門和太平門拉成一條直線,線外的那個方塊里有明故宮和前后半山園。在城北,當時筑城者的方略是舍:把玄武湖劃在了城外,所以城圈向內凹進了一大片。但有舍就有取,在城西北角上,城墻卻把矗立于江畔的盧龍山包了進來,使得城圈凸出了一個角,像一只鳥喙伸向江邊飲水,更像一小截短短的盲腸。在這段盲腸的西側城墻上開有一個通向下關的城門:儀鳳門,后來叫興中門,大概因為地處下關的江邊碼頭和鐵路車站都是民國時期的新興事業,有興盛中華之意吧。后來在“盲腸”根處的西側城墻上又開了一個挹江門,此門下方的通衢大道在江邊碼頭上迎了孫中山的靈柩,穿城而過,將其送到城東郊外的紫金山下安葬;那個碼頭便叫中山碼頭,那條大道依次叫做: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東路;大道從東面出城的門,叫中山門。

  

   如今我的家住在城東中山門外大街上,而五十年前,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是在城西北角那段凸出的“盲腸”里度過的。那個被凸出的城墻圍起來的城市一角范圍不大,只有兩條縱街,兩條橫街。兩條縱街基本南北走向,居中的一條是鹽倉橋大街,它向北伸延到盧龍山下的那段又叫北祖師庵。和東側城墻走勢平行的那條叫多倫路,同樣延伸到盧龍山下,與通向下關的綏遠路丁字相接。這條綏遠路后來向東延伸,通向新建的南京火車站,就是現在的建寧路。當時的綏遠路連接著多倫路和北祖師庵,穿過興中門,是住在盧龍山下這一個盲腸狀區域里的人進出下關的唯一直接通道。當然你也可以向南走到鹽倉橋,走中山北路出挹江門再從熱河路折向下關,但那就繞遠了。在南側與綏遠路東西平行,連接起鹽倉橋大街與多倫路的另一條路叫鹽東街;在鹽東街和多倫路相交處錯開一點距離,有一條路向東穿過城墻通向城墻外面的新民村,那條路叫新民路,那個城門叫新民門。你從多倫路南邊的鹽東街和新民路口走到北端的綏遠路口,不過三四百米距離。這一段多倫路的兩邊共建有十二棟南京鐵路分局的宿舍,被稱為新民門鐵路宿舍。我之所以不厭其煩地用文字描繪出這張地圖,是因為我下面要講的故事基本都發生在這一條多倫路的兩邊。好了,現在我已為我度過生命中最初十幾年的地方劃定了地理坐標:那一段多倫路,便是我的童年故鄉。

  

城市里的鄉村

  

   一個城里人說故鄉,似乎有些不恰當;因為城中只有街道,而故鄉是需要有鄉野的。但我們兒時的多倫路,卻是頗有一些鄉野之情的。讓我再描述一下當時的多倫路和它周邊的情景:鹽東街從西面過來接上多倫路,新民路從東面過來接上多倫路,這兩個路口錯開的那點距離可以忽略不計,視為同一條東西走向的路。從這里向北數起,路東側是鐵路干部宿舍的一棟和二棟,然后依次是職工宿舍一、三、五、七、九棟。而在路西側,先是鐵路幼兒園,然后依次是職工宿舍的二、四、六、八、十棟。鐵路幼兒園與干部宿舍斜斜相錯,雙數的宿舍樓與單數的宿舍樓也斜斜相錯。這些宿舍樓全都是三層樓房,例外的是在九棟之后另蓋有一排十戶并列的二層小樓,這是機務段宿舍。機務段宿舍的東邊是鐵路澡堂,這是比機務段宿舍更為高大的二層建筑,一層男澡堂,二層女澡堂。這一排二層樓房和路對面的十棟形成鐵路宿舍區的北端底邊。十棟背后是一條通往北祖師庵的小巷,叫于家巷。所以在多倫路的西側,由多倫路、于家巷、北祖師庵和鹽東街構成一個方框。這個由四條街巷構成的方框,除沿路的邊上有些房屋外,里面全是菜地和水塘,實際上是一片被城市包圍起來的鄉村。

  

   而在多倫路的東側,在一共七棟三層樓構成的宿舍區的圍墻外面,就是城墻了。城墻的走向與多倫路平行,向南延伸到多倫路的盡頭以直角折向金川門;向北越過綏遠路的盡頭,將盧龍山包圍在內,形成盲腸形的底端,再迂回到興中門和挹江門,完成那一段“盲腸“的造形。在城墻的外面,是環繞著它的護城河。有一點必須要說明的是,在我家入住多倫路的六十年代初,與多倫路平行的那一段城墻上的城墻磚已被人們剝作它用,于是如龍脊般矗立的明城墻在大躍進的年代被刮鱗剝皮后,成為一條可憐的裸露土埂,因為高出平地許多,被我們鐵路宿舍的孩子們稱做小山。在不被家長管束時,我們翻過宿舍區的圍墻便可攀上小山去與自然親近,爬樹、捉蟲、挖土……

  

   沿著小山之脊向南走,便到了民國時期開通的城門新民門。新民門與通向下關的興中門不同,興中門是拱形的古城門,門上有敵樓;而興民門是民國時期典型的折衷式建筑,用水泥修建的寬大方形洞門,城門頂端的豎條形裝飾頗像位于中山北路上的民國法院大樓。和多倫路北端十棟背后的于家巷形成鐵路宿舍區的底端一樣,干部宿舍的一棟緊貼新民路的圍墻,成為鐵路宿舍區的南邊界。這條新民路是鐵路宿舍的孩子們到新民路另一端的鐵路二小和鐵中去上學的主要通道;說是主要通道而非必經之路,是因為不安生的孩子們往往不愿循規蹈距地從多倫路拐上新民路,而更愿意走另一條捷徑,翻過圍墻再越過小山,斜插到新民路跨越護城河的木橋上,這樣就以一條斜線省掉了一個大直角。

  

   而在小山上沿著山脊往北走,走到獅子山下,也就是現在叫盧龍山的地方,便被“禁止通行”了——在那里與山體合一的城墻保留了明代城磚堅硬的外殼,也保留了城墻原有的威嚴,獅子山上是軍事禁區,駐扎著一支高炮部隊。在小山山脊與獅子山城墻接壤的地方,一道鐵絲網阻斷了被孩子們踩出的土路。當然也有膽大的孩子趁著無人看守時鉆網而過,潛入獅子山的密林里去摘桑葉、采桑椹、捉皮蟲、捉甲蟲,或僅僅是進行一番可以回來向其他乖孩子們炫耀的冒險,當然一旦被捉,便會受到守山軍人們不同程度的懲罰。所以獅子山對我們鐵路宿舍的孩子們來說,既是一個神秘之境,也是一塊不可隨便跨的雷池。

  

   站在小山的山脊上向內望,是我們鐵路宿舍那些三層樓房的山墻和屋頂;向外望,則是山下的護城河。這一段護城河的河面很寬,大約有一百多米之吧,所以每當聽到那曲“一條大河波浪寬”的旋律時,我首先想到的就這條“家鄉”邊上的護城河。護城河在新民門外的狹窄處有一座木橋,如果說新民門還可以走捷徑繞過的話,那么這座橋則是我們上學放學的必經之路。從橋上向北望過去,護城河靠近獅子山下的河岸是一個飼養場,因為養的是鴨和鵝,又被稱為養鴨場或養鵝場。養鵝場由一方方竹籬笆圍起,半陸半水,陸地一面是封閉的,防止鵝鴨逃逸;臨水那一面是開放的,鴨群鵝群白天下河浮游,夜里上岸棲息。每當沿著河邊走近養鵝場,便可聞見鴨鵝糞便的臭味和它們熱鬧喧天的鳴叫。

  

   或許是因為鴨鵝糞便和散落的飼料使得河水營養豐富,有利河中水族生長,所以那段護城河成為一處相當好的魚塘。而這片水域中的各種魚類,亦是我童年記憶中的重要角色。

  

生活空間

  

   現在你看,我用文字大致畫出了半個世紀之前我的故鄉多倫路的圖景:西邊是田野,北邊是獅子山,東邊是小山與護城河,南邊可在鹽倉橋接上中山北路通向城里,但城里的廣大區域——山西路、鼓樓、新街口、玄武湖,不到節假日與我們這些孩子是無緣相見的;至于城南夫子廟一帶,離我們接近下關的這一角更是遙遠。對于我們鐵路宿舍的孩子們來說,主要的生活軌跡就是:多倫路——新民路,這一頭是家,另一頭是學校;而家與學校之間的小山與護城河,則是我們的課余活動的主要空間。而家長們主要的生活軌跡則是:多倫路——綏遠路——下關,因為地處下關的南京火車站和鐵路分局機關、工務段、電務段、機務段、列車段、生活管理段、輪渡所等等單位,就是居住于多倫路鐵路宿舍的干部職工們每天上班的地方。

  

   新民門,是孩子們上學的進出之門。

  

   興中門,是大人們上班的進出之門。

  

   兩個城門之間的這一片地方,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的空間。我所要敘述的五十年前六十年代的多倫路舊事,就發生在這一小塊地方。鐵路宿舍就是這樣一個相對封閉和單純的小社區(當然那時還不興社區這個名詞),大人們到下關去上班,孩子們到鐵中鐵小去上學,家庭婦女到鹽東街的菜場、糧站和煤基店解決日常生活所需,大人孩子分批輪換到鐵路澡堂洗澡,而學齡前的孩子如果家境許可,就送到干部宿舍斜對面的鐵路幼兒園進行學齡前教育。順便說一句,我媽媽就是這個幼兒園的主任,從六十年代起一直干到八十年代,因為不是黨員,所以是個副的,但她干的工作,卻是一點也不“副”的,所以多倫路上的大人孩子幾乎沒有不認識我媽媽金主任的。再順便說一句,多倫路上的孩子,也可分為上幼兒園的和不上幼兒園的,比如我的發小同學當中,老五、陶子、小敏等是上過幼兒園的;而肝大、雞骨、張民等是沒上過幼兒園的。總的來說,能上幼兒園的家庭經濟狀況稍好,而沒上幼兒園的孩子因為可以更多地到菜地、小山和河邊去玩耍,所以更野性一些。

  

   再說一下多倫路兩側那一共十二棟三層樓宿舍樓的形制。這些宿舍樓先后建于1958至1959年間,最先建成的是一、三兩棟,是桶子樓,中間走廊、兩邊住房,每層有公用的廁所和洗漱間,設計功能是供單身職工住的集體宿舍,卻被用來解決從外地調來的干部和職工家庭的居住問題,每戶依人口多少,或者單獨一間,或者南北相對的兩間。那時的家庭物質清貧、生活簡單,除一桌幾凳碗櫥衣箱外別無長物,甚至連床也不能保證每人一張,好在鐵路宿舍的房間都是木頭地板,很多人家沒床的孩子到晚上都是打地鋪睡覺的。家庭戶住桶子樓原屬臨時湊合的權宜之計,但許多家庭在這一間或兩間房里一住就是二十年,直到文革結束改革開放開始,才漸漸改善,另遷新居。我的發小同學“肝大”一家八口人,就住在三棟二樓的南北兩間中。而我的另一個同學“猴子”家剛從外地調來時也和肝大家一樣暫居三棟,但當干部宿舍蓋好后,他家就搬進干部宿舍一棟的單門套房了。

  

直到前不久我和肝大聊天時,才想起這個早就該有的疑問——我問他:你爸爸和猴子他爸爸級別相當,為什么他家搬到了干部宿舍,你家卻一直擠住在三棟那么多年呢?肝大說,你想想,猴子家幾個小孩子?我家幾個?猴子家姐弟三個,我們家兄弟姐妹六個,同樣由一個老爸工作養家,那負擔可不一樣啊!住在三棟,每月房租是一塊多錢,而如果搬到干部宿舍,房租就得漲到五六塊錢;就算搬到你們家住的九棟套房,房錢也得四五塊。現在的幾塊錢不是錢,可那時候每月要是少了那幾塊錢,到月底可就實實在在揭不開鍋了!生活第一,居住第二,所以我家那時根本就不能想搬家的問題,就算每月只付一塊多錢的房租,家里的開支還是很緊張的。(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往事追憶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17277.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weia.icu)。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势 辽宁11选5前三走势图表 32张牌的玩法口诀 2019119期p62中奖号码是多少 炸金花赢现金20元提现 彩票足球竞彩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原版 重庆时时彩要关闭销售 新加坡乐合天天彩830 今睌开什么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