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上买三肖中特|马会内部三肖中特

雷一寧:阿Q回來了!——讀網上消息有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84 次 更新時間:2008-07-10 10:02:30

進入專題: 阿Q  

雷一寧 (進入專欄)  

  

  前幾天在多維新聞網上看到一則消息,題目是《孟廣美廁所幽默激怒大陸網民》。說的是臺灣藝人孟廣美在臺灣一個綜藝節目中批評大陸的公共廁所和上廁所者之后﹐被激怒的網民要求孟進行公開道歉,并把這稱之為“廁所門”。 該節目主題為“兩岸藝界大不同”,談點兒不同是理所當然的,但竟然引來一片聲討:什么“請別用中國人的尊嚴來抬高自己”啦!什么“踩著全內地的人抬高自己”啦;什么“……假裝無知﹑假裝無畏﹐去挑戰一群人的尊嚴和信念﹐一夜之間﹐你就可以成為風云人物(”;什么“孟小姐憑什么自稱中國人或者華人”;什么“孟廣美們懷著深深的優越感在大談特談其它地區的落后……”什么“身高同頭腦是成反比的”;什么“孟廣美當然可以自由而輕松地敲打她口中‘內地人’的忍耐底線﹐沒有人會為她‘南京大屠殺是一個歷史事件’而開出傳票﹐她甚至可以為自己‘因禍得福’地成為‘網絡紅人’而沾沾自喜﹐令人遺憾的是﹐她的愚昧和短視注定她只能成為華語世界里一個不起眼的‘跳梁小丑’。”還強烈要求媒體“封殺”她……

  看了這些聲討的言辭,我不免疑惑起來了:

  (1)根據什么說孟廣美具有“地域文化優越感”,“算不上中國人、華人”?就因為她來自一個小小的島嶼,卻指出了大大的大陸的“落后”?可她和我們是同一個祖先,同一個血統,有同一種文化,說同一種語言,用同一種文字啊!說這話的人是不是要給陳水扁幫忙哪?

  (2)對媒體上泛濫成災的黃色的、黑色的、灰色的文字或圖畫照片,不見有多少人要求“封殺”,一個細微的指出“落后”的聲音,卻是成片的“封殺”和“道歉”的怒吼,中國人到底喜愛什么哪?

  (3)都說孟廣美在對13 億中國人進行人身攻擊,那么,把藝人稱為“戲子”,還說“身高與頭腦成反比”, 這是不是人身攻擊哪?

  (4)什么是“中國人的尊嚴”?難道抱殘守缺、不準別人批評自己的錯誤、落后就是我們所需要的尊嚴?

  (對孟廣美聲明說﹕“我在內地工作生活近十年﹐從來也不可能在我的意識中有‘嘲笑內地人’的想法。對于‘南京大屠殺’事件中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我內心充滿憤怒﹐只是鑒于當時所參加的是娛樂節目﹐所以沒有作深刻的闡述。如果是因為兩地語言表述方式而造成了誤解﹐對我提出一些意見﹐我是可以接受的。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會遭到個別別有用心的網友以‘斷章取義’‘刻意丑化’‘挑起仇恨’的方式﹐對我進行惡意攻擊﹐為此我感到非常的氣憤。”我個人認為她的聲明是合情合理的,也是一針見血的。不過,由于她是個“懷著深深的優越感”的來自小小的臺灣的藝人,她還客氣了,沒有把這“血”點出來。這“血”便是:用“文革”的手法和語言進行惡意攻擊,挑起仇恨;或者如一個與大多數網民唱反調的人所說,是中國人有種種軟肋,“一旦被人觸及便會以道德的名義破口大罵起來”;用形象的說法,是阿Q回來了:“媽媽的,竟敢碰老子頭上的癩瘡疤!”

  阿Q回來了,如若不信,便請你好好把《阿Q正傳》再讀一次,但不是中學語文課里的那種讀法,而是要把自己擺進去,融入去。八十多年以前,當《阿Q正傳》以“巴人”的筆名在報紙上發表時,曾經引起一場風波:幾乎每個讀了的人都誠惶誠恐,以為小說是罵自己,這“巴”字更使四川人栗栗危懼。于是紛紛四處打聽,這“巴人”究竟是誰。因為,如果自己認識巴人,那就一定是寫自己 ,那就得……如果不認識,那就阿彌陀佛……直到收入《吶喊》之后,還有人問魯迅:“你實在是在罵誰和誰呢?”其實,魯迅寫阿Q并不是針對任何個人的,而是要寫出我們民族性格的弱點,就是“要寫出一個現代的我們國人的靈魂來”,目的是引起“療救的注意”。魯迅寫得多成功啊,阿Q擊中了每個中國人靈魂的弱點!可是八十多年過去了,我們民族性格中的弱點改了多少?解放后,《阿Q正傳》一直是中學的語文教材,可那些《語文教學參考資料》中規定的教法,卻與魯迅的原意無關,現在恐怕連當時引起的那場風波,及風波里的深刻含義也少有人知道了吧(這里說的是我教中學語文時的情形,也許現在不是這樣了,若真如此,我就向大家道歉。終究我是相信時代總是要進步的,盡管這進步太慢太慢)?錯誤、缺點、落后、愚昧是個客觀存在,并不會由于不指出來,它就不存在了;只有指出它,才能改變它消除它。一個堅強的、自尊自信的民族,是能夠正視現實、正視自己的缺點落后的民族。阿Q的最大弱點不就是不能也不敢正視現實,不敢也不能正視自己頭上的癩瘡疤嗎?

  有個網友說得對:“上海的人民廣場以及北京天安門門口哪來的綿延數公里的水溝……天安門乃皇門正殿﹐人民廣場乃上海地標。”說得更準確些,它們是中國的“櫥窗”,怎么可能有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呢!可惜,這樣的地方在中國太少了!請你到960萬平方公里的另一些地方去,到廣闊的農村去,到社會的最低層去看一看吧,那才代表真正的中國。在那里,不要說沒有哪怕1% 公里的“水溝”或“茅坑”,沒有“門”,沒有洗手間/衛生間,連“手紙”都沒有 ,是用土塊、石塊、竹片、木片、樹葉來解決問題的,或者干脆什么也不用……——如果對這些有興趣或者有懷疑,最好是親自去進行考察,或者去看看“五柳村”網站上的“人生記憶”部分中雷一寧寫的《脫胎換骨記實》一文——君不見至今隨地吐痰、隨處大小便、從不刷牙洗澡者仍然大有人哉!這難道是你們要保留并不許別人批評的“生活方式”嗎?如果是,那就請你不要再使用電冰箱、微波爐、電話、手機、電腦……也不要再看電影、電視……立即從你的家里搬出去,到原始森林里去過你所喜歡的茹毛飲血的生活去吧!如果不是,那么,在一個娛樂節目中把它們諷刺挖苦一番有什么不好?目的無非是引起“療救的注意”。中國有句俗話:“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由于我們在這樣的環境和氛圍中生活慣了,對很多不好的東西已習以為常,不以為它不好了,可是新來乍到的人一下子就能聞出其異味。

  也許有人會說,現在中國也有一流的廁所。不錯。不過……據說,孟小姐說過,(在中國)為人民服務是拿不到錢的。我不知道她的話是否被斷章取義了,但我想,至少她那次參加主持節目,是真的沒拿錢的。不過,在中國,那些供任何人尤其是農民上的一流廁所,肯定是不交錢就不能進的,而且價錢不菲,有的竟高達一次一元人民幣,中國的打工仔、打工妹一族一月不才收入幾百元嗎?——不過我想,北京開奧運會那天,北京的公共廁所一定是不收錢的,因為這時公廁又會演變成“櫥窗”了——。我有一次終生難忘的奇特經歷,很可以供幽默大師們幽默一下的:一天,不知前一天在飯館里的“吃喝”出了什么問題,我有點拉肚子。好不容易找到一間聞起來不那么臭、看起來還算干凈的廁所,趕緊掏出錢,跑到門前,問:“多少錢?”答:“大便還是小便?”我內急得也不知應如何回答,只是結結巴巴地說:“是小……不,是大……不,不, 小里有點兒大……不,不,大里有點兒小……”急得我幾乎要拉到褲子上了,才弄清楚,原來大便和小便價錢不一樣,只好急匆匆地把大便+小便的一迭錢塞給那守門人……在國外,進廁所都不需掏錢,而且里面不但免費提供手紙和洗手的冷水熱水,還提供鋪在馬桶坐墊上的橢圓形中空的坐墊紙。咱們中國的這些做法,恐怕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這等于是告訴人們:拿不出錢的,滾蛋!隨處方便去吧!此乃中國人幾千年的惡習至今禁而不改的原因也!

  我歷來認為,廁所和學校是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一個民族精神文明的窗口,若到一個國家去考察,首先就要去考察廁所,其次是到學校(最貧窮地區的中小學)去。吃喝拉撒,是任何國家、任何政府、任何個人都無法逃避的天字第一號的大問題,因此 ,有一流的吃喝,就應當有一流的解決吃喝的后繼問題——拉撒的辦法;也許,甚至應當倒過來,有了解決拉撒的辦法,再來考慮吃喝。中國人歷來以“吃喝”自傲于世界,凡有外國人來考察,政府必定以一流的吃喝來顯示自己的一流,因而,這種“吃喝”也就成了“櫥窗”中的“櫥窗”。于是,上上下下的、大大小小的當權者們,就都在建造“櫥窗”上較勁,結果是13 億人民的尤其是農民的納稅錢,就都流進了這些櫥窗,而享受者只是當權者和老外,廣大人民尤其是農民是與其無緣的。我想,如果可以顛倒過來,以廁所和學校來顯示自己的一流(這里著重指貧窮落后地區的廁所和學校,而非櫥窗地區的),那些花在“櫥窗”上的錢,就有一部分會用到人民尤其是農民的身上,至于那另一部分可以蓋更多更多廁所和學校的錢,仍然會進了貪官污吏的腰包或者肚子,那就不是本文能討論的問題了。因此,網民們大可不必把氣出到孟小姐身上的,倒是應當質問為人民服務的公仆們:公仆先生啊,你們把人民的錢/納稅錢都用到哪里去了啊?為什么夠用、也夠格的公共廁所還是沒有/很少啊?有限的幾個公共廁所收的錢又到哪里去了啊?為什么廁所還是那么不倫不類、那么臟那么臭,讓人家笑話啊?……

  1928年,《丑陋的美國人》在美國出版,美國國務院拿來作為他們行動的參考,成了美國走向強盛的動力。日本人也寫了一本《丑陋的日本人》,作者卻被撤了職。小小的臺灣也出了一本《丑陋的中國人》,作者柏楊卻坐了大牢。這大概就是東方和西方的不同了吧!美國人認為坦率和誠實是最可貴的品質;柏楊認為,死要面子、死不認錯是中國人歷史悠久的性格,要成為現代的中國人,就必須從這歷史悠久的“醬缸”中走出來。在大大的大陸,至今尚沒有誕生《丑陋的中國人》,何故?現在一個默默無聞的藝人,僅就一個歷來人們不屑于談論的小小問題,發表了一點點談不到上綱上線的意見,竟遭到如此的聲討,實在使人不能不慨嘆:“難哪!……”八十多年前,創作了死不認錯的阿Q這個典型的魯迅,雖沒因此而坐牢,但他那東躲西藏的生活總不能說與此無關。如果他活到解放后就慘了,首先他就過不了57年這一關,盡管“文革”時,他的地位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究其實,只不過是“櫥窗”里的展品而已……據說有人問過***:如果魯迅活到解放后會怎么樣?他的回答是:要嘛他乖乖的,什么也不說;要嘛就關在牢里繼續寫他的(大意)。所以,阿Q能不回來嗎!

  

   2006年9月完稿

進入 雷一寧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阿Q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weia.icu),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vweia.icu/data/19571.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weia.icu)。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今晚上买三肖中特 后三组六规律技巧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极速6合免费计划资料 腾讯三公游戏下载 我的世界国际城 赛车pk10技巧 新宝gg平台登录 最稳赚包六肖三期必必 可以提现的牛牛棋牌游戏 玩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